第三十章 结局

书名:
冰下的命中注定
作者:
本章字数:
5450
更新时间:
2020-11-18 02:11:49
  宋天薇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欧季同就好像真的如他自己所说的,根本不把任何女人放在心上,包括宋天薇。
  欧季同依然是那些痴恋着他的女人们眼中那个中了魔鬼五日诅咒的男人,但是只有欧季同自己知道,那个叫做宋天薇的女人,依然深深地埋在他的心里。
  欧季同还记得,那个女孩就那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他的世界里,又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去,只留下了那调皮的眼神,那被他气得跳脚的可爱模样,还有那为他伤心而留下的泪……
  欧季同越想宋天薇,越觉得自己的心里空荡荡的。在每次搂着自己的新女朋友的时候,欧季同特别希望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前来,就好像是抓到老公和别人同情一样的给小三来上一巴掌。
  然后宋天薇那满手恐怖的冰凉就会惊得欧季同的女朋友们动弹不得,就像是理亏的还有些良知的小三一般。
  可惜欧季同等啊等,等了半个月,也换了四五个女朋友了,却始终等不到宋天薇的出现。
  每天从太阳升起时的满怀希望到天色大黑时的一脸失望的时候,欧季同都会极其郁闷的翻出校门,去王浩空的酒吧买醉。因为他真的不想晚上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闪过宋天薇的身影。
  虽说白天也经常闪过宋天薇的身影,但毕竟身边有人陪着,也有很多繁杂的事情吸引欧季同的注意力,所以那种失落和心痛的感觉还不是很强烈。
  可是一到晚上万籁俱静要睡觉的时候,欧季同就会心痛得仿佛生不如死一样,所以没办法,只得每天去王浩空的酒吧,每天都喝的烂醉如泥。所谓借酒浇愁,现在的欧季同也只能借助酒精的力量来暂时麻痹自己了。
  没错,王浩空经常所待的那个酒吧本来就是他自己开的。但是那个奇葩的家伙为了好玩,竟然雇了个老板,自己冒充服务生。
  欧季同总是感慨,见过蛋疼的,但却没见过像你这么蛋疼的。
  但是王浩空却将这美其名曰体验低级劳动者的生活,说的就好像是他自己多高级似的。
  王浩空喜欢玩音乐,喜欢玩嘻哈风格的音乐,这对于一般人来讲,本来也并没有什么错。但是王浩空并不是一般人,而是王氏企业董事长的独子。这个身份从一出生就意味着以后要接管王氏企业,所以王浩空从小便是被当做企业继承人来培养的。
  世人都以为,生在那样的有钱人家是种福气,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修来的。可王浩空却并不值么觉得,他从小就不喜欢那些上流礼仪,企业管理,商务外语之类的课程。别人的童年是在撒尿活泥巴、上树捉小鸟、看动画片、玩变形金刚等娱乐活动中快乐地度过的。
  而王浩空却不是,他的童年是在被逼迫着学习各种对于企业管理有帮助的课程中度过的。
  童年的他不快乐,一点都不快乐,其实他对那些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作为王氏企业的未来继承人,却必须要学。
  本来王浩空的整个童年是没有任何乐趣可言的,直到他遇到了音乐。为了提高王浩空的作为社会名流的气质,王父便逼迫四岁的王浩空学钢琴。
  没想到王浩空一学便喜欢上了,他觉得音乐是个神奇的世界,能令人抛弃烦恼。人有国界,但音乐却没有。好的音乐对于全人类的作用都是一样的。
  于是王浩空便以提高气质为由继续学习了其他乐器,为了不让自己的父亲发现,王浩空还认真的学习起了那些他不爱学的东西。
  所以王父并没有发现异常,既然儿子愿意多学,而且学了也并没有坏处,他便没有反对。
  而后一发不可收拾,王浩空一直再以优异的成绩麻痹自己的父亲,并且得到了很多的奖励,那奖励中最多的还是钱,因为王父觉得挑礼物很麻烦,给钱是最直接最方便的方法,喜欢什么,给你钱,自己去买好了。
  但是王父却并没有想到,这也是最无情的方法,因为礼物通常都包含着送礼者的心意,但是礼物一旦变成了钱,那么这个心意便会变成赤裸裸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冷冰冰的交易。王浩空觉得学习就是自己的工作,学得越好赚得越多。
  王浩空知道,自己的父亲绝对不会同意自己去玩音乐,如果王浩空执意去玩的话,那么自己就会被父亲扫地出门。于是那个时候的王浩空就开始未雨绸缪,王父奖励给他的银行卡里的钱他只是取出来过,但却从来没有花过。王浩空甚至还买了很多奢侈品的赝品,以此来解释银行卡中那些钱的去向。
  王氏集团的董事长有的是钱,所以对于自己的儿子也不会吝啬,只要卡里的钱没有多少了,就会往里面打钱。甚至在王浩空拿出考试第一名的时候,还会慷慨的奖励他一大笔钱。
  王浩空之所以要把钱取出来,是因为如果自己一直不动那笔钱的话,时间长了他的父亲会起疑心。而当时年纪还小的王浩空没有身份证,又不能办理自己的银行卡,只得出此下策。
  在王浩空刚拿到身份证的时候便自己办了张银行卡,把自己房间里的那一柜子钱都悄悄的搬去了银行存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王浩空的父亲也为王浩空办了一张卡,但是王浩空知道,那张卡依然实在父亲的监视之中的,所以便偷偷买了个POSS机悄悄地以消费的名义把钱刷到自己的卡里。
  王浩空清楚地知道,他和闹翻之后,他以后的生活以及他的音乐梦想是需要资金的,所以王浩空不得不把自己的这个工作做的很好。
  王父也一直没有起疑心,一则因为忙,二则也是因为王浩空心思缜密,想得面面俱到让自己的父亲没有地方可怀疑。
  就这样相安无事,一直到王浩空高中毕业,填大学志愿的时候。他没有如父亲期望的那样报了某著名高等学府的商务管理专业,而是报了另一所著名的音乐学院。
  而且直到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王父才知道了这件事。这令他很是气愤,于是便冻结了王浩空所有的银行卡,并且把他扫地出门。
  幸好王浩空早有准备,在那一年的暑假里他买好了甚至也装修好了房子,而且还买了一个酒吧。为了不让王父发现这些,王浩空还特意雇了人来冒充酒吧的老板,并且也雇了人冒充他的房东。
  因为王浩空知道,他的父亲一定会派人暗中监视他的,如果让他发现了那些产业都是自己的,那可就不得了了。
  欧季同其实也知道王浩空的这些事情,因为王浩空喝醉的时候全都对他说了。后来王浩空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便嘱咐欧季同不要说出去,所以欧季同对于那个体验底层劳动人民的生活的理由不置可否。
  “季同,你又来了啊,天天老是来我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因为你,我求了老板好几次要上夜班了,因为夜班工资高,弄得和我一起的小余都不乐意了,所以我又求老板给他涨了工资。”王浩空见欧季同来了,不自觉的调侃道。
  “得了啊,你用得着求老板吗,别在这给我装蒜啊,不然我去你爸那里告发你。”
  “好,算你狠。”王浩空心里这个恨啊,恨自己喝醉了酒嘴就没把门的了,这不,让欧季同这个家伙抓到了把柄。
  “来瓶烈的。”欧季同也没有和王浩空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到。
  “我说,烈酒很伤身的,其实这些低浓度的后劲也挺大的,要不要尝试一下?”王浩空好心的提醒道。
  “随便,怎样醉得快怎样来。”
  “每天都是这样,你知不知道你每天喝醉之后都会喊天薇,天薇,不要离开我。哎,这个天薇是谁啊。”王浩空突然一脸八卦的问道,能让这个换女人如换衣服的浪子这样念念不忘,不简单,真想见识见识。
  “再问我就娶你老爸那里告发你。”
  “喂,每次都是这句,你能不能有点新意啊。”王浩空苦着脸埋怨道。
  “有没有新意不重要,只要管用就行。”欧季同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便头也不抬地继续喝自己的酒。
  知道再一次喝醉,再一次被王浩空连拖带拽的拉回自己的公寓,然后混混沌沌的过完一夜,直到早晨醒来。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这天,欧季同正在和自己新交的女朋友交流感情,走在校园小树林间的小路上,欧季同搂着女朋友的肩膀,两人耳鬓厮磨。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欧季同,你这个负心汉,竟敢背着我找小三,你找死啊。”
  没错,这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宋天薇的声音,他就算是死也不会忘记。但是,宋天薇一定在和韩温纶过着幸福的小日子了吧,也许他们都已经结婚了。现在,也许都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了也说不定呢。
  想到这里,欧季同苦笑了一下,看来是想得太厉害,出现幻听了。欧季同没有理会这个声音,而是继续和身边的女朋友说说笑笑地往前走。
  “欧季同,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当做没有听到本姑娘的声音。”宋天薇一个快跑拦在了欧季同的眼前,作势就要往欧季同女朋友的脸上打,但是却并没有落下巴掌,而是笑着看着欧季同。
  欧季同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宋天薇没有消失,这不是自己的幻觉。然后他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好痛,不是在做梦。那么,这就是说,宋天薇真的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欧季同赶忙推开了怀里的女朋友,一抬胳膊便把眼前的宋天薇紧紧地揽进了怀里,就好像生怕抱得不紧,她就会再次消失一样。然后欧季同就哭了,眼泪落在了宋天薇的脖子上,一片冰凉。
  欧季同一边哭一边说道:“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真的很后悔让你去找韩温纶,真的。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我以为我可以,时间久了,我自然会忘记你。可是却不可以!时间过得越是久我对你的思念就越深。你知道我每天都是怎么样睡着的吗,我都是喝得烂醉才能睡着的,不然的话我就会想你想得整夜都睡不着。你知道吗,你走了,把我的这里也带走了。”
  欧季同松开了宋天薇,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继续说道:“你把它带走之后,这里空了,缺了一块,这里就会痛,很痛很痛。”
  “行啦,瞧你激动的,还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宋天薇笑着安慰道。
  “没错,男儿有泪是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真的伤心了,你便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也是会流泪的。对了,你怎么回来了,难道是韩温纶欺负你了?没关系,我替你去教训他。”
  “不是,我这次回来时因为,我发现自己后来爱上了你。”宋天薇说完这赤裸裸真爱表白之后,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有些面带娇羞地低下了头。
  欧季同听了这话,那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他抱起宋天薇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像个疯子似的对着天空喊道:“宋天薇爱的是我,知道吗,宋天薇爱的是我。”
  旁边的宋天薇抿嘴一笑,这个欧季同竟然还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真是令人意外。
  宋天薇决定留在这个世界,但是宋天薇的身份却出现了问题。这个世界的宋天薇在宋天薇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后便被韩温纶的奶奶送了回来,如果现在多出一个宋天薇,难保不会出现问题。
  正在宋天薇暗自担心的时候,欧季同已经带来了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
  这个世界的宋天薇得了癌症已经快死掉了,根本就活不了几天了,欧季同就打算找个地方把她藏起来,她有什么愿望就尽量满足她,然后让她没有任何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
  而宋天薇就代替这个得了癌症的宋天薇躺在病床上,然后由欧季同出面拿钱买通宋天薇的主治医生,就让他们对宋天薇的父母说宋天薇的病情已经好转,将来也许会有痊愈的可能。
  凭借着欧氏集团继承人的身份,那些医院里的医生们也要多少给几分薄面,所以这件事就算搞定了,而宋天薇也顺利的进入了得了癌症的宋天薇的家庭,而后便一直生活在了那个家庭中。
  宋天薇和欧季同在一起了,但是欧季同依然不安分,到处拈花惹草。不过宋天薇知道,这些只不过是那些家伙的恶趣味,故意表演给她看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恶趣味。那么宋天薇也只能配合地无数次地上演捉奸在街,捉奸在公园,捉奸在酒吧的戏码。
  有时候宋天薇自己都觉得无聊了,但是欧季同却乐此不疲,因为他说:“我就是喜欢看你生气吃醋的样子,那样才能让我感觉到你在乎我。只有那个样子的你,才是最真实的你。我喜欢那个真实的你。”
  宋天薇就郁闷了,自己那明明就是太配合他演戏好不好,哪里真实了?这个男人的逻辑还真是不好猜。人都说女人难猜,在宋天薇看来,其实男人才是最难猜的!
  海边的一所别墅门前,一对情侣坐在沙滩上看着海平面的夕阳,女孩有着一头齐腰长发,就像黑瀑布似的垂在腰间,白暂的皮肤就像是刚煮熟的鸡蛋一样嫩滑,精致的脸蛋,仿佛吹弹可破,眉毛不画而弯,眼睛大大的,即便是最厉害的整容专家也拉不出来的完美的双眼皮,而且女孩眼睛很清澈,一看就是那种很善良的女孩。高挺的小鼻梁非常俏皮,不笑不知道,一笑俩酒窝。小嘴点点浅红像是熟透了的樱桃,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采撷。
  而女孩旁边的男子,剑眉星目,很是俊朗,细长的单眼皮,高高的鼻子,笑起来嘴角会扬起好看的弧度。
  女孩的头此时正依偎在男孩的肩膀上,男孩一脸满眼温柔的看着自己肩头的女孩,而女孩正在兴致勃勃地看着远处的夕阳。
  夕阳的余晖照射在他们的脸庞上,那场景简直美极了。
  没错,那对情侣就是宋天薇欧季同,宋天薇兴奋地指着远处的夕阳,对着欧季同说道:“快看啊,落日多漂亮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落日。”
  见欧季同久久没有回应,宋天薇转过头来看了欧季同一眼,见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于是问道:“落日这么美,你怎么不看呢。”
  欧季同极少见的甜言蜜语道:“落日再美,也不如自己的老婆美。”
  宋天薇被欧季同的甜言蜜语臊的满脸通红,继而嗔怪地打了欧季同一下,说道:“讨厌啦,就会耍贫嘴。”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轻微的咳嗽声。欧季同顿觉扫兴,他愤怒地回过头一看,原来是韩温纶和他的奶奶。
  见宋天薇和欧季同看着自己,韩温纶正色道:“天薇一个人在这里一定会孤单,所以,我和奶奶决定以后留在这个世界,陪伴天薇。”
  欧季同脸色顿时就不好了,他把宋天薇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警告韩温纶道:“韩温纶,你可不要企图从我手里抢走天薇,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韩温纶轻轻一笑:“好啊,我等着你的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