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风平浪静

书名:
天下第一扇诗诗
作者:
本章字数:
2970
更新时间:
2020-11-18 02:11:40
  没有人愿意在爱过后,让被爱的人告知,从未爱过自己。或许遗忘会慢慢成习惯,可是辰,成全你后,我,将让自己魂飞魄散……
  “不是这样的,我错了,诗儿你出来,你出来啊……我错了,我从不知道自己已经沦陷了……”莫辰着急的想冲破扇诗诗用最后的力量所凝固的强大气流封印,她死心了,这一次,真的死心了。
  “我的存在,从最开始就是错的,我的存在,从来到这个苍穹之中就是灾难……母神的死,父神的死……”
  “不是……诗儿你听我说,我们从新开始,你快解开这封印!”莫辰无计可施,只能在封印外苦苦的哀求着扇诗诗。
  “何苦要骗我这么久,其实只要你一个人,告诉我以我之死能能复活母神,我就会乖乖就范……为什么要牵扯到那么多人……”诗诗的绝望蔓延着,而封印中的血越积越多,一滴一滴,敲打着莫辰的心。
  “没有母神,从来没有,是你,一直都是你!”莫辰已经被折磨的精神崩溃一般,跪倒在扇诗诗的封印前。
  “在你心里,所有的人命都从来不值一提吧,只有母神……”胳膊上的伤口的血,越来越少的流出,扇诗诗的脸色也惨白到如同死尸。
  “诗儿你快停下!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魂飞魄散!”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韶华之泪,更是罕见。
  莫辰的泪,是淡蓝色的,淡淡的蓝,向天空的颜色一般……
  “以我之血,祭奠我死去的爱情。莫辰,我将以神之名义诅咒你,诅咒你的世世代代,动情则一世被困于情,有爱则一生被爱累。永生永世……永不休止……”诗诗虚脱的声音不知刺痛的究竟是何人的心,尖锐而诀别。
  “生死阔绰与子成说,携子之手与子偕老……诗儿,我错了,对于母神,一直以来,我都是把她当作一个母亲一般……她的包容以及一切……”如何见一个男人泣不成声的样子呢,但是精神上已经失去了寄托的扇诗诗,看到的只有曾经,韶华给她的曾经……看不清的现在。
  晚了,一切都完了。
  爱情不会等你,当深爱着你的人报着必死的决心时,说什么都没有用。
  遗憾,会慢慢的被遗忘,即使是深入骨髓的爱,也会被遗憾带走。
  转身,记住了身后人回眸的一笑,当发现爱上的时候,身后的人已经背道而驰,走的很远。
  爱情本身其实就是很邪恶了,却也是最单纯的。而女人,若是爱着你的时候,就会倾心倾力,甚至自己的生命,但是若心死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以我之血,见证我真正的爱情。诗儿,我将以神的名义宣誓,祈祷你不伤不痛,伴随韶华不死不灭的爱,永生永世。我将与神魔契约,若我违背誓言,背弃你,将永远被封印在你玉簪之上,永不超生。”莫辰咬破了手指,在诗诗的封印上写下了誓言。十指连心,这每一个字,每一滴血,都来自心间。
  封印里的诗诗已经昏倒在气流的封印之中,白纸一样的脸,干涸的唇,胳膊上的伤一点点的恢复,而这封印却依旧未解。
  时光轮依旧在转动着,齿轮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莫辰看着时光轮,露出的最真诚的笑容,没有虚伪的温柔,没有阴谋和狡猾,只是单纯而幸福笑着。
  “诗儿,你不知道,时光轮只能改变时间,但是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如果时光逆转,所有的事情还是会从新的发生一遍……真正能改变所发生的一切的人,是你,而不是时光轮……”莫辰站起身,靠在气流的封印上,看着被封印在里面是扇诗诗继续说着。
  “父神很聪明,他知道所有的嫉妒,虚伪,邪恶……一切的肮脏,在大爱下都会被感化,所以赋予了你全部的爱。当你的泪水洗涤着我的韶华银发时,我已经在被感化了,而你怎还要寻死……”莫辰无奈的看着躺在封印中的扇诗诗,从未像现在这样无助过。
  “傻女人,我又何尝不是傻男人呢,竟然将最初得到的那份母神如母亲般的呵护与包容当作了爱情的信仰。”莫辰换了一个位置,继续看着扇诗诗,也继续说着。
  “诗儿,我的诗儿,我依旧等你,陪你。在这九重天内,等你愿意见我的时候睁开眼看看我……即使不再爱我,即使你,心里喜欢上了别人……”
  “诗儿,风落乔没有死,我将他最后一抹精魂抓在了掌心,那时候我真的是嫉妒过头了,当他在看到是你时,收回了灵力……我怕在他倒地时,你会心疼的去呵护他,才想让你看着他魂飞魄散,这样你就不会再想着他还在了……”
  “诗儿,其实在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心动了,只是我自己从不敢承认而已,因为我太懦弱……”
  “诗儿,记得莫亦跟莫薇吗,其实他们都没有死,所有看着死了的人都没有真的死了,我只是把他们送去冥界,若是你想他们了,我把他们都接回来……”
  “诗儿,画地为牢。我愿在这封印前,从此守候,只要你肯再看我一眼,哪怕只是一眼我就要死去,也心甘情愿……”
  “诗儿,至此以后,我不再是韶华,韶华将不复存在,我只是你的辰,眼里只有你一个的莫辰……”
  ……
  一年后——
  “诗儿,莫薇的儿子已经两岁了……”
  “诗儿,忘儿说很想你呢……”
  “诗儿,梦子哲把凡界治理的很好呢,就等你醒来看他的成果……”
  ……
  两年后——
  “诗儿,都两年了,还在气我吗,我真的知道错了……”
  “诗儿,你说在这苍穹之外,会不会还有另一个苍穹……”
  “诗儿,如果有另一个苍穹,那么是不是他们的神族也能让你醒过来……”
  ……
  三年后——
  “诗儿,三年了,你还是不愿意见我吗,那么,让我永远躺在封印里面,你醒来可好……”
  “诗儿,人们说,如果恨一个人,不如忘记一个人,你不想醒来,是不是因为不想恨我,想要彻底的远离我,忘记我……”
  “诗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想要的,我也都能给你的……”
  ……
  三年来,没有一天,莫辰不守在封印边,一遍遍的诉说着曾经与扇诗诗的点点滴滴,然后告诉她近些日子来那些人发生了什么,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透明的封印墙上写下他们曾经地老天荒的誓言。
  “诗儿,你说的,如果我们以后因为什么事情吵架了,就躲回到自己的混沌中,等着双方都清醒了再出来。不可以轻易的离开,分手。三年了,还不足以让你原谅我吗?从今日起,你一天不醒,我就在自己心口插上一刀,直到你原谅我的过错,决定醒来为止。”莫辰说着,银发的发尖幻化成一把利刀,狠狠的插进心口。
  扇诗诗似乎心灵相通一般,心口传来一阵剧痛,手微微的动了一下,眉头鞠蹴在一起,形成一个川字。
  而这一切,都看在站在封印前心口留着鲜血的莫辰眼里。
  “诗儿,你那么恨我吗……”呢喃着,沮丧着,晚了,一切都晚了。
  “诗儿,如果我的死,能换来你愿意醒来,那么我也能做到,我可以将自己千刀万剐,只要你醒来。我知道你能听到,知道你只是不想睁开眼看我,我可以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让诗儿听到我的声音,我只是想说,生死阔绰与子成说,携子之手与子偕老。”银发依旧舞动着,化作千把利刃,同一时间指向了莫辰,幸福笑着,看着封印里躺着的女人。
  莫辰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眼,一定要记住了她的样子,再也不可以忘记。
  “韶华,汝如今可知吾当日为何追随神妻而去了?爱,不单单是所得,而是彼此的付出,如果不懂得爱是什么,只会伤害。诗儿的封印是在她血尽之时,封印炸裂,连同她一起魂飞魄散,你与魔神契约,救了她的性命,保我神族神裔。念在你真心悔改,吾送你最后一份大礼……”
  不知为何,九重天如地震一般的摇动起来,而此时,时光轮炸裂了,所有的封印在这一时间都被打破,扇诗诗的眼角,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