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水晶宫

书名:
紫韵咒
作者:
本章字数:
4205
更新时间:
2020-11-18 02:11:29
  照这么说,狐紫辰每到满月之夜就会因为封印而感到痛苦,那么这百年来,他一定吃了不少的苦。我没有记错的话,狐紫辰在昆仑遇害的时候也是满月之夜,这场事故会也太凑巧了。
  “清风,你为什么突然想回武当了,你不是还被通缉着么?”狐湄芝终于找回了点办事应有的状态。
  “那个,在武当的后山,有一个潜龙潭,我和那里的锦鲤公主有些交情哈,她也是水族嘛,我就想着,她会不会知道鲛人族的事情。”
  “这也是条线索,毕竟我们狐族生活在青丘,也就和和东海的龙族有些交情,鲛人一族我也没熟人,你要是认识可以帮你引荐的人那是最好不过,那我们就回武当吧,不过小心起见,我们还是直接从后山那边绕过去吧,别惊动了武当的人。”我点点头表示同意,特殊时期我能有多低调,我就要有多低调。
  飞龙马车行驶了两天,在傍晚十分到了潜龙潭。一路相当顺利,路上无聊的时候,就拿出如画送我的笔在纸上涂涂画画,这传说中马良的笔也相当神奇,画什么就有什么,不过东西维持的时间和灵力的注入程度成正比。
  我凭着脑海中如画的样貌画下他的肖像,就在快画完的时候狐湄芝叫住了我,说是不可以轻易画人物,人物容易妖化,如果一定要画,就要留下残缺,缺个胳膊断个腿什么的。
  我画如画不过是用来缅怀他,若是要把他画的残缺,还不如不画,于是捏了个小火球术,将画纸烧成了灰。
  我带着狐湄芝走进那青藤缠绕的树丛,再次来到这里,不禁又想起了狐紫辰站在泉边铃儿花下的样子,白色的花白色的蝶,白色的衣袂飘飞,此情此景,历历在目,让我脸上一红心儿一跳,若是紫辰在这里的话,有多好啊!
  我走到铃儿花树下,伸手捏着花枝摇了一摇,铃铃铃一阵铃铛清脆响,碧粼粼的水面出来了两位穿着红纱衣的女子:“两位贵客远道而来,请问有何要事?”
  两位姑娘甚是温柔懂礼。我抬抬手:“两位姐姐好,我叫慕清风,是小溪公主的朋友,这次来是有事求她,可以让我们见见她么?”
  “原是小溪公主的朋友,两位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公主。”
  两个少女潜下水中,不一会又出来:“两位请跟我来,公主有请。”跟她去?下水里?这个我可不行啊!
  一个女子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笑着说:“慕公子,我们公主上次是不是送给你一颗珠子?”
  我点点头,吃了那珠子就可以听到小溪公主的声音。她又道:“那颗珠子不仅可以让你听到水族的语言,还可以让你在水中自由行动,犹在陆地,所以你不要担心,随我来吧。”
  我竟不知小溪送我的珠子还有这样的好处,那我可以进水狐湄芝可以吗?我转头疑惑的看看她。狐家二小姐骄傲的将头发一甩:“清风,不用担心我,我搅合东海龙宫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哎,我摸了一把汗,默默为东海龙族忧伤了一下。
  两位姐姐在前领路,带着我和狐湄芝潜到越来越深的潭里。小溪送我的那颗珠子也真是宝贝,在水中我可以听到有灵气的水族窃窃私语的声音,又能在水中行动,转圈啊,翻跟头啊,一点事都没有,我就像一只在水中欢畅游动的小鱼,玩得非常痛快。
  越游越深,越游越深,阳光已经照射不到深潭的水域,然而其他的光亮取代着阳光在这里熠熠生辉。金色的银色的蓝色的鱼群在水中川流而过,就像宫殿里提着宫灯的侍女行走在汉白玉铺成的走廊里,身姿曼妙,如幻似梦。
  又有一大簇一大簇的水晶生长在岩壁上,照射得水底一片明亮。
  从水中俯视水底,一大片蔚为壮观的建筑群丝毫不逊色于朱允炆的宫殿,一片片白色的泛着七彩光芒的贝壳做成的屋顶,一笔一划的勾画着整个水晶宫的轮廓。有化成人形的锦鲤列队在水中穿梭,亦有未化成形的低等虾兵蟹将举着大钳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巡逻。而那座被粉色的,黄色的小花包围着的就是小溪的宫殿。
  小溪一点没变,依旧是鱼儿的原型,见了我进门欢快的摇着尾巴游了过来,在我身边绕:“清风哥哥,清风哥哥,你来找我啦!真好!好久没有见你我都想你了!”
  我伸手碰碰她的鱼鳍:“小溪,我也很想你,可这次来我却是有点事情想向你打听,所以就不能留下陪你玩啦。”
  听我这么说,小溪的小尾巴立时耷拉下来,没了精神:“哎,真可惜,我在这里都快闷死了,都没人陪我玩,我父王也不让我出去,真想快点长大,那样我就可以出去了,就可以和你一起出去玩了啊!哦,清风哥哥这个姐姐好漂亮哦,她是谁啊?”
  小溪摇头晃脑地看着狐湄芝,眼中金光闪闪,看得出很是喜欢狐湄芝——那漂亮的容貌。“这位姐姐是狐紫辰的二姐,叫狐湄芝。湄芝姐,她是小溪,就是我给你说的潜龙潭锦鲤族的小公主。”
  “原来你是紫辰哥哥的姐姐!难怪和紫辰哥哥一样漂亮!那么紫辰哥哥呢,他怎么没有来?他不想小溪吗。”得知狐湄芝的身份,小溪也不那么拘谨了,游到湄芝的脸侧,用滑溜溜的身体蹭她的脸。
  湄芝姐一手捏了个印,将她的随身空间打开,从里面一股脑掏出来好些玩具:“初次见面,没有带什么见面礼,这些玩具是从人类市集上买的,当时看着有趣就都买了下来,现在送给你吧。”
  我也应声道:“紫辰他有些事要忙,他也很想小溪的,小溪这么乖这么可爱谁能不喜欢呢?等他忙完了,我就带他来看你。”
  小溪头一次看见人类的玩具,新鲜的不得了,这个玩一下,那个看一下,目不暇接,一边玩着一边点头:“我要快点长大,我要当紫辰哥哥的新娘子!”
  新娘子!我和狐湄芝互相看了一眼,不是吧,小溪居然相当紫辰的新娘子!这怎么能行!不不,这不是小溪的错,她一个小孩子能懂什么,这一定是狐紫辰的错!他还真是魅力无敌风骚无限啊,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都被他迷得团团转了吗!这笔账先记下,以后和他慢慢算!
  小溪很热情的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宴,说是一定要让我们住一晚休息一下再走,盛情难却,我也很想见识一下锦鲤的宴会是什么样子。
  食物有荤有素,荤的是小鱼小虾还有田螺,素的是水草,藻类还有不知名的红色植物。烹饪的办法也很特别,不像人间那样蒸炸烧煮,而是——活着吃。我看了看狐湄芝,她倒是没什么异常表现,吃得很自然很淑女。只见她捏着她那纤纤玉指,捏住一条小鱼鱼尾,然后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将鱼儿送进口中然后细嚼慢咽,一脸享受的表情。
  我想这桌的荤菜我是无福消受了,于是就扒拉着素菜吃,一盘水草像面条一样盛在碗里,上面浇了一层黄色的果子酱,汤是浅绿色的,看起来很好看。我吃了一口细细嚼在口中,味道也是极好,口感非常清新,带着一丝丝的甜。又吃了些别的素菜,我发现我爱上了这里的食物,当然除了那些活鱼。
  “小溪,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个事,你知道鲛人一族吗?”吃饱喝足,我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打着饱嗝问道。
  “知道啊,我虽然没讲,但是给我教课的先生给我说过呢。”不愧是锦鲤族的小公主!果然见多识广。
  这事情有了眉目,我高兴地又说:“那么他们在那里住,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小溪用鱼鳍托着脸,眼睛望着天,像背书一般的复述着:“鲛人一族曾近也是很高贵很强大的一族,可是后来他们的生存地逐渐被人类侵占,于是迁往了比较偏远的海域,又因为鲛人一族的繁衍能力很薄弱,以至于贵族的人口普遍很少,他们比较清高,不喜欢与人为恶也不喜欢与人为友,所以在妖界没有强大的同盟。但是他们很忠贞,一个国王只有一个王后。离这里最近的一族住在——梦泽海。不过我却不建议你们去哪里。”
  “为什么?”我很好奇,难道他们不好相处吗。
  “据说那里的国王仙逝了,王后也跟着殉情了,他们没有生育王子,只生了一个任性的公主,现在唯有太后一人撑着整个家族,所以,内忧外患不断,他们就更不喜欢有人去打扰。”小溪边说边摇头一副先天下人之忧而忧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看起来情况确实不妙的样子,我又问:“那么其他的鲛人族住在哪里?”
  小溪晃晃尾巴:“挺远的,好像要横穿两条洋流,然后再游过一片陆地在大陆另一边那么远。”
  我看看狐湄芝,真心不觉得我可以长途跋涉那么远,或许到了那地方我都年纪一大把了:“湄芝姐,我看咱还是就近吧。”
  湄芝姐拍拍胸口:“有我在,不用怕,就去梦泽海吧,再怎么我也是青丘的二小姐,还能不给我面子?想当年东海龙族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我这是该去还是不该去呢,人家已经内忧外患一堆了,我还要拉着湄芝姐这样危险的生物体过去,是不是不太好?听了她的话,我和小溪都惊呆了!
  翌日,启程上路,难免又是一番依依不舍,上演完十八相送,我这才又坐上飞龙马车。小溪给了我去往梦泽海的地图,那片海域在南边,那里还有一个国家,住着人类。
  飞龙马车乘风化龙,落地为马,到了水中又化龙成船,船行驶的很快,也不算太晃,可我不知为什么就是晕,趴在船舷边上一直吐,一直吐,吐到肚子空了才稍微舒服一点。
  “湄芝姐,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啊!我不行了,快死在这里了。”我仰面躺在甲板上,吹着海风,晒着太阳,就像放弃挣扎的死鱼。
  “就快了就快了,你都问几千遍啦!”
  “可你都回答几千遍就快了,可也还没到啊,骗子!”我又开始新一轮的碎碎念,如果紫辰在他一定会借我怀抱抱着我,照顾我体贴我……如果紫辰在他一定不会让我受苦……
  这些话我已经唠叨了好些遍,一方面无聊的抱怨一下,另一方面秀恩爱把狐湄芝刺激一下,咳咳……狐湄芝早已经听得耳朵起茧懒得搭理我了,咆哮一声:“小声点!”我被吓得禁了声。
  “你听,是什么声音?”狐湄芝耳朵尖尖,警觉的看着海上。我也静静地听着海上的动静,隐约有很好听的歌声在飘荡。是个女人的声音,音色非常美,轻柔悠扬,远远地歌声飘来,听不清歌词唱的是什么,可是这声音一听就让人喜欢。
  “不好……风浪来了!”狐湄芝大叫一声。
  我刚听完这句话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个浪头劈头盖脸的打了个正着。方才风平浪静的海面,怎的就无风起浪了?天色瞬间阴沉,雷声滚滚,海水掀起巨浪这强大的力量让我控制不了这个身体,还好有小溪送我的珠子,要不然我早就淹死了。
  一声霹雳巨响,海天连接在了一起,一道强光闪过,我身上一阵麻痛,昏了过去。
  脑袋还是晕乎乎的,身子也很僵硬,微微一动牵扯着浑身刺痛,睁开眼睛,世界依旧一片漆黑。
  “风丫头,你醒了?”我身边居然还躺了一个人!我惊了一下忙问道:“你是谁?”
  “风丫头,你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吗?”我认认真真的想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你是……东旭哥?”
  “嗯,是我。”他怎么会和我在一起?我摸索着坐起来,好黑啊,这是哪里?
  “你……看不见么?”东旭哥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