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幸福油然而生

书名:
古国劫情恋
作者:
本章字数:
2373
更新时间:
2020-11-18 02:11:33
  萧风寒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她的背影。沉默一下起身。跑过去挡在挞拔殇姒身前,
  “我错了,”没有太多言语只是简简单单三个字。
  挞拔殇姒冷哼一声,便推开走着。萧风寒在众目睽睽之下发挥死皮赖脸的精神,一把抱住挞拔殇姒大腿。装作可怜的样子。
  挞拔殇姒一脚踹开他,没有丝毫犹豫。萧风寒起身没有去追,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下又接着吃着东西。
  “看什么看,五天没吃饭了!家门不幸太狠心了!”
  众人回到宫殿中时,挞拔殇姒已经早早睡下了。挞拔殇姒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海中怎么也抹不掉萧风寒的面孔。
  夜深,只剩下刮风声音。
  第二日一早。萧风寒便穿着得体,回复以往皇子的模样。披着狐裘便要去拜见疆北王。
  疆北王喜出望外,渐渐也接受了这个女婿。一系列礼数下来后。萧风寒便往挞拔殇姒的房间赶去。
  房门紧闭着,萧风寒皱皱眉。在门口来回踱步,而后在门口坐了下来。沉思着。
  挞拔殇姒并在房间内,而是大早便赛马去了。一回宫便去房间拿东西,远远看着萧风寒蹲在那。表情有些呆泄,看起来竟有些帅气。
  挞拔殇姒冷着脸当做没看见他,。萧风寒倒是机灵,笑哈哈的便迎了上去。挞拔殇姒转身进房间,萧风寒砰的一声被门挡住。
  过了好一会,挞拔殇姒从房间里出来。冷眉一挑,“跟我来!”萧风寒笑着跟上去。
  挞拔殇姒带着萧风寒到了一处酒窖,“以前拿你的酒,现在还你!”
  萧风寒听了这话心里不是滋味,“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挞拔殇姒随意说着,“有本事你把酒全喝了。”说完头也不回的便走了。
  萧风寒看着这五六十坛酒叹着气。二话不说拿起便喝。
  挞拔殇姒找慕容苏苏遛马。秦向南与辰说是去酒窖拿酒,然后跟上来。大家一起去打猎烤东西吃。刚走到酒窖,便看见萧风寒躺倒地上,五六十坛一滴不剩。
  两人急急忙忙抬着萧风寒便找御医。萧风寒一路上吐得神志不清,嘴里一直呢喃着,“可以原谅了吧。”
  御医看过之后,惊讶到不行。摇摇头,“只有让他先吐出来。”萧风寒在房间里吐了一天一夜。
  上官飞雪急急忙忙跑去通知挞拔殇姒。挞拔殇姒一挑眉表情一脸风轻云淡,“噢”。上官飞雪摇摇头叹气回了宫殿。慕容苏苏拉着挞拔殇姒,“真不打算原谅他了!”
  挞拔殇姒嘴一张一合,“本来两个人就没有什么瓜葛。”
  萧风寒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想了三天三夜要怎样才能要挞拔殇姒回心转意。挞拔殇姒其中未去瞧过一眼。
  这日大上雪初降,整个疆北都被遮在大雪里。萧风寒终于勉强能爬起来倒杯水喝。可是却毅然决然的跑去找挞拔殇姒。
  挞拔殇姒正与慕容苏苏在打雪仗。两人在雪地里追赶着。萧风寒在秦向南的搀扶下便往雪地里去了,风一吹不得不紧紧衣襟。
  看着远处挞拔殇姒笑得欢快,一时心里不知说什么好。刚走近,一个雪球便狠狠的砸过来。脸被砸的通红。
  挞拔殇姒一看,砸中了萧风寒。不以为意,装作不知道继续与慕容苏苏玩着。
  萧风寒叹叹气,“别扶着我让我自己走。”秦向南有些担心的放开手。
  萧风寒颤抖向挞拔殇姒走去,挞拔殇姒看着他走近。冷眼瞧他一眼,“你别动!离我远点!”
  萧风寒笑笑呵呵看着她,“不动就不动。”
  挞拔殇姒冷哼一声,“有点骨气有本事一直别动。”萧风寒咬咬牙,“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动就不动!”
  挞拔殇姒没有搭理他,扔掉手中的上官飞雪球。冲着慕容苏苏喊,“你跟阿秦向南去玩吧,我去烤火了!”慕容苏苏点点头。
  挞拔殇姒往里走去。萧风寒咬着牙,心里有些懊悔。上官飞雪越下越大,越来越冷。秦向南抱了一床狐裘给他披上。
  众人怎么劝着挞拔殇姒去拉他回来,挞拔殇姒只是冷着脸不理不睬。
  萧风寒终于神志不清倒在上官飞雪地里,被众人抬了回去。太医又是摇摇头,开了一堆冻伤的药。萧风寒醒来后,先是一阵惊呼。全身痛到不行,动弹不得。秦向南打趣着,“这是活。”
  辰子欢接过话,“怎么没给你冻死!”
  萧风寒轻蔑的哼一声,“这叫有气概!”
  挞拔殇姒脑子很乱,不知该怎么办。自己心里明明有他的位置,他的身影。想考考他,谁知他那么倔。挞拔殇姒第一次承认自己心里已经有他,磨灭不掉。自己曾经为他做的那些。
  这一日太阳正好,挞拔殇姒与慕容苏苏搬了摇椅躺在宫城上晒太阳。惬意无比。望着大好山河,说不说的暖。阳光打在脸上,喝一点小酒。
  这日萧风寒倒是终于能动弹了,吵着嚷着让秦向南带他去找挞拔殇姒。秦向南出于无奈,一手扛着他便上了宫城。刚上宫城便看见挞拔殇姒站在边缘,好似要跳下去。慕容苏苏躺着喝酒。
  萧风寒一见挞拔殇姒这样,顾不得一身的伤。挣脱掉秦向南便跑着,慕容苏苏与秦向南还没来及反应。只见一个一瘸一拐的人,一把将挞拔殇姒拖下了城墙。两个人纷纷倒在地上。萧风寒疼的咿呀咿呀直叫。挞拔殇姒起身,瞪着他。“干嘛啊!”
  萧风寒便叫唤便说:“怕你想不开。”
  挞拔殇姒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少自作多情。”话说出来的时候她后悔了。萧风寒整张脸都铁青了。原本还嬉皮着脸,瞬间沉下来。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缓缓的爬起,“嗯,就当我是自作多情。”忍着痛走着。望着广阔的天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反正为了让你原谅,自作多情又如何就算你现在让我从这跳下去。心甘情愿。”
  挞拔殇姒“噢”的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你跳啊。”
  萧风寒颤抖着瞟了一眼高度,吞吞口水便费劲往上面爬。全身都在痛。寒风吹打的冻伤的脸。挞拔殇姒紧紧的看着他,此时心里风卷云涌。
  萧风寒颤抖的爬上去,欲势要跳。想着缘分便就此断了吧。闭上眼睛,一个温暖的怀抱将自己抱住。挞拔殇姒已经泣不成声说不出话。
  他第一次看见她问,他笑着。“跟我回去好么?”
  挞拔殇姒点点头。
  新的开始,两人紧紧相拥着。只听得萧风寒忽然惊呼,“伤口痛啊,轻点。”
  虽然伤口痛,但是幸福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