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楚小凡

书名:
风筝与风
作者:
本章字数:
8394
更新时间:
2020-11-18 02:11:14
  这日,天空很晴朗,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只有几朵白云在远远的飘着,微风吹过吹走了人们心头的阴霾也吹来了漂浮在空中的淡白柳絮。
  楚小凡穿着熨烫笔挺的西装,一手拿着公事包站在东方清韵大厦的前端,微风将他的发吹乱,俊逸的脸庞挂着温雅的淡笑,看起来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清爽、安逸的气息,举手投足之间满是儒雅风情,跟以前的他有着些许的不同。
  他的这种变化东方夏奕全都看在眼里,用东方夏奕的话就是说他又向着奸商的地界跨进了一步,当东方夏奕穿着叮当猫的睡衣,跟前笔电播放着动漫,脸上是一本正经的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楚小凡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但是心中却又抑制不住的浮现出一种幸福温馨的感觉。
  他明白这是家的感觉,也是家的可贵。其实东方夏奕的话说的也是有点道理,因为经过这两年的发展,东方清韵在他的努力之下已经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的立足之地,虽然不是什么百强企业,但是也至少不用像刚起步那时的卑躬屈膝,想到东方夏奕陪在自己身边度过的这几年的日子,充满幸福意味的弧度跃然他的唇畔。
  伸出一只手,一朵软白的柳絮漂落在他的掌中,看着安稳躺在掌心的东西楚小凡的心刹时一动。这是杨树的产物,缓缓抬头看向道路两旁的行道树,清凉的眸子浮上一丝哀愁和惆怅。
  他和上官陌光一起栽种的梧桐……仰望着杨树的黑瞳逐渐变得迷离,脑海顿时陷入回忆,自从上官陌光离去之后他总会时不时的忆起曾经那个是自己生命中的光的那个男人。他记得,上官陌光在离开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个季节吧……
  一声汽车的鸣笛声打断了的回忆录,楚小凡回过神低头看着手中的柳絮,不知何时一片柳絮竟然又增加了几片。看着那柳絮楚小凡笑了一下,抬手让那柳絮随风再次飘走。人都是要向前走的,这是东方夏奕告诉他的也是他在建设东方清韵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
  想起上官陌光的离去,他的目光再次黯淡,不过那落寞的神情却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他一个几乎从未有过交际的情侣。那两个人说起来也是他的邻居,说起来也是巧的很从小到大他们都是在一所学校,但是却从没说过话,只怕对方连自己这号人物都没有听说过。目光再次陷入短暂的回忆。
  叶,
  旋落,
  独徘徊,
  猝然消逝;
  雨,
  独下,
  孤零落,
  刹然陨落。
  ——题记
  望着那漆黑的夜幕,高脚杯中的红色液体碰撞着杯壁,站在十五层楼的高处,城市的夜幕尽收眼底。红色液体麻痹了我的舌苔,也麻痹了我的神经。落地窗前,玻璃中是一张画着淡妆完美白皙的脸庞,看着那张脸我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就算着装的再完美又如何,就算在努力又如何,留不住所属的爱情,一切都是枉然。
  仰头饮尽杯中的最后一滴液体,苦涩的笑容爬上我的脸庞。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靓丽的外貌,年纪轻轻便取得了双博士学位,在他们的眼中我是骄傲的。但是只有我知道,我心中是孤寂的,一直再等待着一个人,等待着他的入住。我看着玻璃桌上的请柬,展开。
  新娘:张怡娜,我的大学同学。手指不住的摩擦着新郎的名字,心底的苦涩是无尽的绝望。夏钰辰,我放在心中多年的人。当我从他手中接过这封请柬时,胸口的阴郁喷涌而出,但我还是伸手接过了它,并且笑着说:你结婚我能不去啊,放心,到时一定捧场!
  终于恋恋不舍的抬起手指,收起悲伤的情绪,换上别人眼中严肃的面具。
  那一年我13岁,他14岁,我是初一新生,他是转校生,因为是转校生所以必须留一级,而很巧的,他就坐在我的前面。我对他的帝一印象就是阳光、开朗,用现下女生们流行的一句话说就是:这个男生很帅。
  那时的我很安静,近乎于一种自闭的静。最后一排临近墙角的位置,那是我的一片小天地,我从不轻易与他人攀谈,即使是有人刻意挑起话题我也从不应答。不是我刻意如此而是我天性使然,父母说我本性冷淡,待人接物总是独立独行。就这样久而久之,班上的同学就不愿与我亲近了,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跟一根木头没什么可聊的。对于他们的回避,我也乐的清闲。每天窝在课桌上画着漫画,两耳不闻窗外事,过着平淡毫无波澜的生活。
  他的到来打破了我的这份寂静,每天下课都会有很多同学来找他聊天,提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他也从不吝啬的解答着每一个人的疑问。随着提问的增加,我也了解到了一些信息,他是从美国来的,他妈妈是中国人,爸爸是美国人,前不久妈妈去世后便随着爸爸迁居到故乡来居住,家里有一间企业。好的外貌,好的家室以及一颗好的头脑,他无疑成为了我们学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也因此掀起了一起王子热潮……
  他阳光、开朗、幽默,很受大家的欢迎,尤其是女生的欢迎。在我有了这个认知之后,我对他更是避而远之,因为靠近他会破坏我平淡的生活。
  在他来了之后我形成了一个小习惯,每到下课时我就会到无人的天坛,时间久了,那儿又成了我的一个小天地,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然而平淡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结束在开学后的一个月的一个星期五的晚上。
  太阳逐渐向西边沉下,夕阳映照在蔚蓝的天空形成了一层淡淡的红霞。我一个人坐在位子上慢吞吞的收拾着课本。明天就是周末,所以大家都早早的放学回家了,只剩我一个人在收拾东西。将视线从窗外调回,脑中寻思着该怎样度过这漫长的周末。
  “你还没回家吗?”
  手中的动作一顿,抬头望向声源处,随后低头敛眉,将最后一本书放进书包里,径自向教室的门口走去。
  “等一下。”
  我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他。只见他快步跑向我前面的位子从书桌里抽出一本书放进书包又快步来到我的面前,扬起笑容。“天快黑了,一个女孩子回家不方便,我送你吧!”
  “不用。”直觉性的拒绝,我看见了他脸上的那一丝尴尬。夕阳打在他的侧脸,增添了一层光晕。这时,我才发现夏钰辰真的很好看。
  “快走吧,再不走天真的要黑了。”他突然牵起我的手奔出教室,我怔怔地看着被他抓住的手腕,这是我第一次与男生近距离接触,也是与他第一次的近距离。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这个人似乎不是如想象中的那么讨人厌。
  奔出学校后我才甩开他的手,甩开的那一刻,我感觉心底像是放开了什么东西一样,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只知道那种感觉很不舒服。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鲁莽的。”
  从失神中回来,我选择漠视他脸上的愧疚之色,抓紧手中的书包向前走去,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句。“没关系。”
  “我只是感觉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冷冷的切断他的话,独自行走在回家的道路上。是啊,习惯了。习惯了从小一个人上学放学,总是一个人行走……只因为是私生女。
  在经过一个转角时,迅速转身,贴近墙角。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啊!”听到熟悉的叫喊声,我连忙转身将他扶起,在看到他腿上的伤口时不禁拧紧了眉头。“夏钰辰,你跟过来干嘛。”
  那时他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毕竟一招过肩摔可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
  “我没跟你,我家就在你家的对面。”
  我看着面前的那栋建筑物,眉头拧得更紧了,这A市就这么大,怎么就这么巧。
  “你也感觉巧吧。”他咧着嘴,洁白的牙齿在月光下散发着洁白的光芒。“而且,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家。”说着,他还尴尬的摸摸后脑勺,又看了看破流血的膝盖,不好意思的说:“不过看样子你一个人很安全。”
  “我学过跆拳道。”一个人住毕竟是很危险的,当初去学跆拳道也是迫不得已的。
  “哦”不知怎么的,我看着他黯淡的眸光心里升起一股不忍。说话的腔调也不禁软了下来。“以后别再跟着我了,回家后擦点跌打酒,这两天尽量不要乱蹦乱跳的。”
  从那天之后,他开始有意无意的跟我谈话,虽然谈的都是一些琐碎之事。后来我才知道那场“偶遇”是他刻意安排的,因为他几乎从没见过他身后的那名女孩。也是从那天起,我开始接收到了女生们仇视的目光。那时我就在想——肤浅。
  微风轻拂,送来缕缕清香,双手枕在脑后,望着万里无云的碧空,真是一个好天气。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我的眼帘,我慢慢的爬了起来,夏钰辰坐在我的身畔。我发现这个男生不管做什么动作都很好看。
  “我说你怎么一下课就没人影了,原来是一个人躲在这里悠闲啊……”
  “你怎么来了?”下课时他旁边还有一群人呢。
  “他们都让我给打发掉了。”仿佛是知道我心中所想,他很快的解答了我心中的疑惑。“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你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了。”
  “无聊。”现在连天坛都被人侵占了,看来要另辟宁静之所了。
  “你很讨厌我。”
  “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我感觉到你好像在躲着我。“
  又是这种受伤的表情,每次我看到他这种表情或者不悦的神情心就会狠狠地揪在一起,这让我感觉到很不舒服,尤其是从上次回家发生意外之后这种症状越来越强烈。
  “我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并不是讨厌,而是麻烦。”
  “麻烦?”
  “嗯”而且会是很大的麻烦。
  接着就听见他爽朗的笑声。“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会和麻烦这两个字挂上钩。”
  “是吗?”
  “我想你是怕我会破坏你平静的生活吧?”
  我保持沉默。
  “默认了?”一双大手突然罩上我的脑袋,揉乱了我的发。
  “你干什么?”
  那是我进入初中后第一次露出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
  “呦,生气了?会生气才好嘛!要不死气沉沉的看着让人闷死了。”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表现出的冷淡在别人眼中是苦闷的死气沉沉,他还说他还是在转学后的一个月的那个星期才知道我的名字是尹柔,他说我和这个名字极其不符,能把一个130斤的男生撂倒绝对跟“柔”这个字搭不上边。我的回答则是:有意见找我父母去。从那时起,我的性格在发生着变化,从冷漠、隔阂变得融入群体,这一切地变化都是因为他。
  直到初三学年,夏钰辰还是坐在我的前面,从初一蹦到初三他的变化我都看在眼里,从童音变到深沉的嗓音,原本稚气的脸庞也变得内敛、沉稳,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的情感也从邻居升华到了爱情,我不敢确定这对与我来说是不是爱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习惯了,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了他所独有的气味。
  拿出素描本在上面画着各种的线条,不一会一个长发男生的轮廓就呈现在眼前,我认真的描绘着,没注意到前面的人早已翻过身。
  “你画的很好耶。”
  手一顿,立刻合上素描本,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还好。”素描只是一个兴趣爱好,闲来无事时就会画着各种动漫人物。
  “不是还好,是很棒。为什么要收起来?来,让我这个专家来给你评价评价。”在我没注意时,他大手一捞,轻而易举地便将我护在怀里的本子抢走了。我紧张的大喊:“别看!”
  他只是冲我笑了笑,“别怕别怕,就算你画的不好我也不会损你的。”
  手指拽着衣角,紧张得看着他翻过一页又一页,嘴里还念念有词,突然,他的手停留在一页上静止不动,眼中闪过诧异的光芒。我赶忙抢过他手中的本子,直接塞进课桌里。我的秘密被他发现了。
  只见他以手肘抵住课桌,对我微笑。我知道我的脸红了,而且是很红的那种。“看什么看!”
  “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偷窥狂。”看着他充满笑意的眼神我开始坐立不安。
  “我没偷窥,谁让你睡午觉没拉窗帘的。”没错,那是一副他在家睡觉时的素描,那是上次放暑假的时候,我坐在窗台上听歌,偶然间看见他趴在书桌上睡觉,手指不自觉的就拿起画笔画了起来。他睡觉时的样子很恬静,会让人联想到天使。
  我以为他会生气,而他只是拿手指弹了一下我的额头,我痛的哇哇大叫,他在旁边哈哈大笑。“以后想画我不用偷偷摸摸的,你一声令下,我还不乖乖就范。”
  我看着他盈满笑意的脸庞,痴迷了。在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爱上了他,爱上了我的邻居,爱上了一个转校生,爱上了……我朋友的未婚夫,当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很快,我们升入了初四,那时我们非常憧憬着高中生涯,那会让我们感觉我们长大了许多,但是我却没有哪种感觉,因为我的周围陌生人会变多,同时,我和他的关系也会发生着变化。初四分班了,我的好运气也用尽了,他分在A班,我则在B班,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是还是掩不住心中的失落。
  “尹柔,速度。”每到放学他总会在校门口等着我,这已经成为了我们两人之间的习惯了。他等我,我在追他。
  我快步跑到他的身旁,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他摆摆手表示习以为常。
  “你真是应该改改你慢吞吞的个性了,唉,总是我等你,你是不是也该偶尔主动追追我?”听到这话时,我的脸颊泛起了绯红,好像听到了弦外之音,但又怕理解错了招来一阵笑意,所以只能缄默以对。我听到了他的叹气声,我垂下眼睑,抓着书包的手加大了力道。他叹气是因为厌倦了吗?厌倦了等我……
  “走吧。”
  走到家门时,望着对面的白色建筑物,我皱起了眉头。“夏叔叔今晚还在外地开会吗?”
  “嗯,还要一个周才能回来呢。”说到这他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你不会还吃一个周的速食面吧?”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问题。
  对面的他咧嘴笑了开。“还是你了解我啊!”
  我着实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中午的便当我帮你做吧!你再吃速食面早晚会变成现代版的木乃伊。”
  “真的?你帮我做?”
  我明显搞到了他的心情愉悦,又重重的点了点头。“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住,这点东西还不麻烦。”
  “太棒了,说实在的,吃那些快餐我都快吃吐了。好想念你做的紫菜汤啊……”
  看着他充满希翼的眼神我在心底笑了。“知道了知道了,明天中午紫菜汤。”
  “太棒了!做为回报,今天的语文作业我替你解决。”
  “只有语文吗?”
  顿时他的表情从兴奋转到了哀怨,“语文已经是我的极限了,难道你想累死亲爱的我吗?”
  看着他搞笑的样子我也咧开了嘴……“一顿饭换了一科作业,值了。”
  “对了,你认识张怡娜吗?”
  “张怡娜?是我的小学同学吧。我不太记得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别忘了我的午餐哦,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我记得那一夜我很高兴,近乎于兴奋的那一种。
  我发现习惯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在那一个星期里我每天都做午餐给他额,而在一个星期后,我还是每天做两份便当,他没有说,我也未曾提过。我喜欢看他吃饭,尤其是我做的饭,他吃饭的动作很秀气,让人看了赏心悦目。每到中午他就是跑过来要食,然后我们就会结伴到天坛去救济五脏庙。
  那一天他领来了一个女孩,只属于我们两个的小天地被他拉进了另外一个女生。
  “尹柔,这是张怡娜,今天她跟我们一起吃饭。”
  在看见张怡娜对他充满笑意的脸庞时,我心碎了,因为我看得出来张怡娜喜欢他。我们之间插入了第三者,一个不容忽视的第三者。
  从那天以后,我们无论做什么都会有张怡娜,吃饭、逛街、放学,夕阳下从两个人的背影变成了三人行。渐渐的我发现,我和他的距离变得遥远了,而他和张怡娜更像是亲密无间的两人了。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影子,看到以前我的姿态,站在他的身边失望,陪在他身边的是我,我还发现我们相处的时间变得短暂了,说来也巧,张怡娜在A班的位子也在他的后方,她取代了我的位置,取代了我原本的位子。看着两人在校园里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的样子,我的心跌荡到了谷底。是这样吗?她取代了我的位置吗?取代了我在你身边的位置吗?
  终于有一天,张怡娜来找我了,来找我宣战。我们找了一个僻静的场所,展开了我们女生之间的谈话。
  “尹柔,我很珍惜你这个朋友,所以我希望你能离开他。”
  还真是单刀直入啊!我扯出一丝苦笑凝视着她。
  “尹柔,我真的不想伤寒你,我爱他,为了他我可以不折手段的赶走他身边的任何女人,也包括你。”
  “我跟他只是朋友,邻居而已,你想太多了。”
  “不是我想多了,而是你也爱上他了。”
  不得不说,他跟张怡娜在一起真的很相配,张怡娜学过芭蕾,有姣好的身材,头脑也很聪明,家室也很好,跟我这个沉默寡言的人比起来更适合他。我开始疏远他,远离他的一切。一切又回到了没认识他的当初,独自一个人呆在属于自己的小小天地,没有了他,我又回到了沉默寡言的性子,甚至更上一层楼。没有了我的干涉,他与张怡娜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成就了初四时期的一段爱情佳话。
  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关系会一直持续到大学,高考时,我们分开了,他和张怡娜考在了重点大学,而我则考上了远方的C大。
  那天晚上天很黑,以往高挂在天上的月亮也消失无踪。这是一个暑假,那晚的一个电话注定了那一夜我彻夜无眠。
  急促的门铃声将我从神梦中叫起,当我看见站在门口的张怡娜是我愣住了,虽然一年未见,但是我印象中的他是高贵端庄的,而现在却是泪流满面。
  “你怎么来了?”多年未见的人一下子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平静的西湖又荡起了一层波澜。
  “尹柔……”她哭的嗓子都带着嘶哑的音调。
  “怎么了?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发生什么事前了?”我看了一下腕表,凌晨两点,又看了看眼前狼狈的人。
  “钰……钰辰他……”
  “他怎么了?”
  “他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可能!”瞌睡虫一下子就跑光了。
  “是真的。今天晚上他和同学去喝酒,可是别的同学都回家了只有他还没回家,而且他的手机也打不通,我联系不到他,怎么办……”
  拧着眉头看着对面黑洞洞的建筑物,她哽咽的哭声扰得我心烦意乱。“我知道了,我去找他,你先回家,这都凌晨了,你爸妈不担心你才怪。”
  “可是钰辰他不见了!”
  “我让你先回家!”我抑制不住心中激动的情绪朝着她大吼,我望着她惊恐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总之,你先回去啊,找到他,我会打电话给你。”
  “对不起。”我不懂她在这种时候丢下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也许是愧疚吧,也许吧……
  我永远记得那一夜,我疯狂得奔跑,搜寻了城市大街小巷,甚至连路过道路两旁的垃圾桶是也向里看一眼,一听到120急救车的声音心就提了起来。终于在天边露出鱼肚白是我拖着疲惫的身心向家里走去。
  忽然眼前一亮,快步跑向蹲在我家门口的那抹人影。“钰辰?钰辰?醒醒。”
  “嗯?”他抬起惺忪的睡眼望着我,“尹柔,你回来啦。”
  “你怎么在我家门口?你知不知道怡娜找了你整夜!”
  “我忘带钥匙了,你收留我好不好?”说完就直直的倒了下去,闻着那浓重的酒臭味我无奈的叹口气,撑着他沉重的身子打开家门向内室走去。我没想到一年未见,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面啊。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这段时间里他变得沉稳内敛了,我累地窝进沙发里。等我睁开眼时,他早已离开,我的身上盖着毯子,他只留下了一张纸条。
  “对不起,我走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经旁人打听才知道,他回美国去了,临走时谁也没告诉,而在两年后,他出现了,却是为了完成一场婚礼。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度过那场婚礼的,我只知道我喝了很多酒,很多很多。他们在大三就完成了婚礼,他们打破了我唯一的希翼,因为我再也不能站在他的身边了。
  他离开了,他永远的离开了,因为胃癌,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在婚后的一个月,他离开了。当张怡娜站在我面前时,我还是不肯相信。我本以为我会失控的大吼大叫,意外的,我并没有如我想象的那样,只是平静的结果邀请函。
  一个月内收到了同一个人地两张邀请函,只是一张是婚礼的,另一张是葬礼的,这是多么讽刺的啊!
  张怡娜告诉我说,他两年前就知道身体状况了,她还说他从来爱的都不是她,而是他身边趁他睡觉时偷偷描绘他睡姿的那个女孩,她还说那场婚礼只是为了让他见到那个女孩最后一面,她还说那场婚礼并没有登记,他离开时最希望的就是那个女孩能忘了他去寻找属于她自己的幸福,所以才会有了那场婚礼。
  我想起来了,两年前,正是他离开的那年。我说葬礼我会参加。
  3月18号,正是樱花飞舞时,也是他入土为安的那一天。穿着一袭白衣跨入车内,手里拿着那封请柬,中间还夹带着薄薄的一封信,张怡娜说那是他给我的信,一封迟来的信。信中是那一副我花的素描,他睡觉时的那副素描,还有一张纸,上面只写了六个字,与他两年前离开时一样的字数:对不起,我爱你。看着那六个字,我笑了,真心的笑了,这是两年来第一次发在内心的笑。车子疾驰在柏油路上。
  本报讯:昨日上午7时20分左右,在北环路发生一连环起车祸,造成一人死亡,3人受伤。经调查,死者为C大大三学生,名为……“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看到了他那如阳光般爽朗的笑容。东方钰辰,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现在幸福了,我们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悲殇,何曾离去……
  想起他在报纸上看到的两人最后的遭遇,楚小凡就在原地叹了口气,双眼微闭,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又是一派的清凉。将手中的公事包紧了紧,楚小凡扬起和煦的笑容,大跨步的走向停车场。
  比起这两人他是要感谢上苍,感谢他让和东方夏奕在一起,纵然两人之间有着许许多多的误会,可是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