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书名:
穿越的爱恋
作者:
本章字数:
4072
更新时间:
2020-11-18 01:11:47
  窗外,黑夜森森。
  银白的月色穿过镂空的窗棂,像半载锐利的寒刃斜斜的定在了坚硬的墙壁上,幽幽的凝视着房内那对镜描眉的人儿……
  冷风钻心,风声呜咽。一个小巧的人影在冷风肆虐中关上了大门,转头四下看了看,然后勾起一抹阴森诡异的奸笑,在光怪陆离的皇宫残影中,腿脚轻盈的随着蜿蜒华丽的廊庭快步疾行……
  “少寒,我想你了……”柔软无骨的小手水蛇一般抚摸着项少寒性感的小麦色身躯,樱桃小嘴贴着他的性感的耳廓,轻言细语,吐气轻柔,温湿的呼吸中带着些许魅惑的妩媚。
  心中的悸动转瞬即逝,代替而上的是面无表情的淡漠冷然:“萧悦颖,你难不成真的想着能够把我戏耍于手掌之中?”
  见项少寒无动于衷,女体不甘心的在他的身躯面暧昧的抚摸着,细嫩的双手摸进他的白色睡衣内,放肆的在他的纹路分明的身躯上摸来抚去,妄想点燃他眼底的欲望火苗。粉唇吻着耳廓慢慢下移,慢慢亲吻,慢慢舔舐,直至移到他的喉咙上的喉结,张嘴含住,亲吻舔咬百般逗弄……
  冷眼看着在他躯体上卖力挑逗的萧悦颖,项少寒冷嗤一声道:“真没想到原来你居然是这样的下贱!白天的时候还一脸不屑的说你不屑来着,为什么才刚入夜你就亟不可待的想要来极力卖弄了?”表里不一,虚伪不堪,举止浪荡下贱!还以为她是一颗埋没的珍珠,是女子中的极品呢,可却未曾想居然是涂着颜料的污垢!
  曾经抑制在内心深处的那份悸动和暧昧不清的情感正逐渐的消散,当看着在他身上摸来抚去乱舔竭尽所能挑逗他的悦颖,项少寒的鹰眸中慢慢浮上了鄙夷和厌恶之色道:“真是下贱淫荡!”
  闻言,正在他身上扭来扭去的悦颖停止动作。扬起小脸,杏眸中满含泪光:“少寒,你怎可这样说我?我这样低三下四的,抛弃尊严,不要脸面的挑逗于你,你为什么要这样的冷语相向,这么无情的中上于我?”
  ‘看透’了她的实质,项少寒对她的虚伪更是憎恶:“晓得吗,你真是让我失望!”
  “少寒,难道是我哪里做错了,惹你恼火了吗?你跟我说,我一定努力改……”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门外闪进项少寒的眼眸里。眼睛里的芒光扑闪了一下,抱着她的细腰,他的冰脸上立即变得和悦悦色:“颖,那你讲你喜欢我不?”
  极大的欢喜掠上悦颖的脸庞:“是的!少寒,那天夜里我就跟你说过了的,要是没有你啊,我活着那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尸体……”
  “那你的相公呢?你难不成就讨厌你的远哥哥?”想着勾引目的达到的悦颖并没有察觉项少寒那隐藏在温和笑容下的阴狠,以及他貌似不经意的看向门外的奇怪视线。
  粉唇一嘟,大大的眼眸中满是不屑和讨厌:“那个笨蛋,怎配拥有我的爱啊!我一直喜欢的是像少寒这样谋智双全,文武全才的男子,怎么可能去喜欢那个一无所长的,痴痴呆呆的,整日里愣头愣脑的笨蛋!少寒,我……”
  看见项少寒毫不遮掩的冷森森的笑容,悦颖忽地停下嘴。一股寒意沿着她的脚底直达她的头顶!沿着他的视线,她机械地把脖子一点一点的移动,等看见到那傻站在寝宫门外,在秋风中摇摇晃晃的白色身形时,一阵痛侧心扉般的痛迅速传遍了周身神经!
  上天好像也感染了人的怒气一般!同一时间,天地间风雨变色,狂风怒吼,大雨瓢泼。一道刺眼的亮色闪电把暗色的天空分成了楚汉分明的两边,在半空中直直的掉落下来,砸在了被大风刮的依依呀呀作响的木门上。
  借着闪电闪过的残光,轩辕远那张面无血色、心灰意冷的脸庞清楚的出现在悦颖的眼底!两只手捂紧了双耳,他难以置信的用力的摇着脑袋,毫无生气的低低呢喃着:“这个不是我娘子……不是的……不是的……我娘子很喜欢我……喜欢的……”
  猛地仰头看了一眼伏在项少寒身上的悦颖,忽然,他就像受伤的小兽似的发出了一声绝望凄惨的悲吼,掉头冲进了风雨阵阵的暗夜死寂中……
  “远……哥哥……”深沉的痛自内心最深处倾泻而出,不停的撕扯鞭笞着她的心脏,一直把她不能承担重负的心撕扯得四分五裂直至面目全非为止!
  清明的色彩重新覆上眼睛,但同一时间妖艳的鲜血不住的自她的嘴际急切的涌泄流出,霎时染红了项少寒白如雪的睡衣!
  狼狈的翻身下床,悦颖痛苦的紧按住她好像在滴血的心脏,满目苍凉,光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踉踉跄跄的朝着瓢泼大雨的门外跑去!
  远哥哥,真的很对不起,不过你要听我的解释……
  望着越来越靠近的雨幕,悦颖的神智也愈来愈模糊,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脚底也愈来愈虚浮……
  远哥哥……你要等我……
  待到和雨幕仅有一步之远,她的眼眸一黑,躯体软软的摔了下去。在摔下去的那一秒,她着急的伸出双手去抓那落下的雨幕,好像是想要借着雨幕来助她一臂之力一样……
  颤抖着双手,惊恐的轻触着睡衣上那一大片的还没来得及干掉的血渍,项少寒魁梧如山般的高大躯体忍不住的轻颤抖动。
  “颖……”大叫一声,他光速般的飞向悦颖,抱起她柔软羸弱的娇体,冰脸上满是惶恐不安。
  “颖、颖!快醒醒啊!你赶快醒醒……”颤抖的捧住她毫无血色的脸颊,项少寒冷静全无的在她耳旁吼叫着,一种像要失去的不安遍布到他的周身细胞,心肝脾肺!
  迅速摸上了她的脖颈,沿着脉络,一阵阵的真气持续不断的被输进悦颖的体内……
  慢慢的,悦颖的身子不像刚才那样的冰冷,像白纸一样的脸庞也逐渐有了血色。
  一炷香后,她的眼帘轻颤,慢慢的张开了那双哀愁痛苦的眼睛。
  “颖!颖,你终于醒了!颖……”
  没有理睬惊喜中的项少寒,悦颖把目光急切的看向汹涌澎湃的倾盆大雨,苍白的唇抖动着:“远哥哥……你到底在哪……”
  极力抑住耳鸣头晕的不适感觉,撑着青石板她挣扎的急欲立起身,无奈脚跟却永不上丁点的力气!重重的无力感浮上心头,原是清澈透亮的眼眸染上了厚厚的哀戚和忿然!大口喘气,她两只手狠狠抠在石板上,几个小指甲因不能承受住重荷而断在石板缝隙里面,而她却毫无察觉,只是眼神空洞迷惘的看着门外那雨蒙蒙的雨帘……
  茫茫黑夜中,她瞧不见轩辕远那绝望的身影,就像轩辕远看不到她这时候染上悲哀的瞳眸……是不是……他们今生就这样错过,就像这会这样,一道雨帘隔开了她和他,把他和她之间万里连着的红线真真正正的断开……
  不……她不允许!!只要一想到她自今之后会从他的世界里走出,他与她从此就是陌生人,她的心脏就如被人持着厉锥猛刺似的,锥锥见血,锥锥痛心,锥锥夺命!!
  悦颖恍惚又沮丧,大脑一片模糊,像泥胎雕塑一样,冷冷的紧盯着门外她不能触及的精彩世界……
  “颖,颖?”轻轻动了动呆呆傻愣愣的悦颖,项少寒的大手再次捧住了悦颖的小脸,感受到那凉如寒冰的温度,他的内心猛地一颤抖。
  毫无焦点的把脸转向了项少寒,悦颖的眼睛空洞且无神:远哥哥在哪?我的远哥哥在哪?他会不会又想又一次的抛弃我,又一次的舍我而去……
  一次一次地呐喊,换来的确实一次一次的彷徨……
  我不要这样,我要找到他,我要向他解释清楚我所做的这一切。
  萧悦颖猛地起身,就要冲出房间。
  “悅颖,你又要这么离开我吗?”项少寒用悲伤的目光看着这个失魂落魄的女子,心里只是感到揪心的疼痛,怎么能这样?她一次一次的在勾引着自己,却又一次一次的离开自己。
  萧悦颖回头看着项少寒悲伤地目光,不由得脚步一顿,但是咬咬嘴唇,还是决定离开。
  项少寒看着渐跑渐远的萧悦颖,终于无力的到底,就是曾经任何一种情感也没有这么无力过。
  只是在利用我吗?不论是对我项少寒还是对轩辕昊,你只是在利用?仅仅是为了你的远哥哥吗?
  这次,我终于要失去你了。
  “远哥哥,远哥哥。”萧悦颖不顾身体的不适,在雨中奔跑着,我不要失去他,我绝对不要失去他,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如果不是太后的威胁,如果不是你的安全,我也不会这样的。
  雨越下越大,像是瀑布似的,萧悦颖感觉身体越来越无力但是为了轩辕远还是努力的在奔跑着,在大喊着、
  终于还是力不从心,跌倒在了地上,肚子一阵疼痛,剧烈的疼痛似乎想要立刻死去。
  “远哥哥,好痛,好痛。”意识渐渐的模糊,终于昏迷过去。
  “悅颖,悅颖,求求你,醒过来吧,我再也不离开你了,也不问你为什么那么做了。”
  “悅颖,其实我不傻,我只是为了自保才这样的。”
  “悅颖,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和皇帝哥哥和项少寒在一起,我就会吃醋,我知道假装傻子的我是不配和你在一起的,但是,我是真心爱你的。”
  “悅颖,只要你醒过来,我们就一起走吧,我不管什么太后,不说什么权利,也不要即将到手的皇位,就我们两个,我们离开这里,永远离开这里。”
  “悅颖,求求你,醒过来吧。”
  声音在萧悦颖的耳边不停地回响起,是自己的远哥哥啊,就知道他不是真正的傻子,因为,在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中,会发现他其实真的很聪明的。
  疼好痛,自己昏迷的时候怎么会肚子痛。
  “悅颖,你知道吗?你怀孕了,你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了,你赶紧醒来吧。”
  一声一声的呼喊,听得让人心碎。
  我怀孕了?我有远哥哥的宝宝了?
  萧悦颖努力睁眼,看着憔悴的轩辕远。
  “远哥哥”声音微弱干涩。
  “悅颖,你终于醒了。”轩辕远激动地抱起萧悦颖,“还好,还好你醒了。”
  后来萧悦颖才知道当时大夫诊断,要是那天再不醒来,将永远会这么昏迷,腹中的孩子也是活不了的。
  “我要吃葡萄。”萧悦颖挺着大肚子靠在贵妃椅上命令道。
  “是的,娘子大人。”轩辕远宠溺的将剥好皮的葡萄递到萧悦颖的樱桃小嘴里。
  “不,我要吃荔枝。”萧悦颖临时变卦。
  “是的是的,娘子大人,一切听从娘子大人的话。”轩辕远哄着这位老佛爷。
  萧悦颖看着这里的风景,这里是偏僻的世外桃源,当时自己醒来后,远哥哥便与自己隐居在这里,离开了皇权的中心,只有两个人的世界,是这么的美好。
  “远哥哥。”萧悦颖突然温柔的看着这个宠溺自己的男子。
  轩辕远笑着看向萧悦颖,“怎么了,想吃什么?”
  “远哥哥,谢谢你,有你真好。”萧悦颖认真的说道。
  “我也是,有你,是我的荣幸。”轩辕远轻轻地抱起这个心爱的女人。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只要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其余的,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