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深渊

书名:
被时光偷走的秘密
作者:
本章字数:
4223
更新时间:
2020-11-18 01:11:49
  2014年4月4日星期五阴
  这几日我都在慕司寒的家里住着,娱乐圈已经传开了我嫁给身价百倍的男人慕司寒,好像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我希望梦醒来了,我还是是个抱着小白坐甜品的小丫头。
  听华寂说齐辰泽的公司已经破产,自那次时装秀他们公司的名誉受到了了很大的冲击,有不少的知名媒体都纷纷进行了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慕司寒安排的,名誉受损公司原来合作商,接得订单都纷纷退出合作退订单,赶到了一半的订单也只有荒废了,损失了不少钱,本来齐辰泽的公司已经有了财务危机,这样一来,银行催款,下面的工人都嚷着要工资,齐辰泽身心疲惫,才宣布了破产。听到了这个消息我并没有感到了高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开心不起来,我想没有了金钱、权力、地位,他会怎样的一番田地,或者他会不会记得当初的齐辰泽,或者又会不会变成当时的齐辰泽,还是我异想天开,这一切都回不去了,都已经是一段不堪让人回想的过往?
  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人世沧桑,过往云烟都是不堪回首的历史,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想,或者又是不敢想,曾经齐辰泽与我那么情深。最后还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伤害,当初与他相拥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了却是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场面,要是我有可以预知的能力该有多好,那样就不会去踏上这条路,不会有这么多的悲欢离合,我这辈子执迷不悟终究害了我自己,我怀着欢喜的心态去追求我自己认为的幸福,那个以为会给我幸福的男人齐辰泽,从他伤害我的孩子时,就斩断了,我们之间的所有感情,由爱生恨,这样的感情真不好受!
  而我在这条错得路上遇到了了对得人,慕司寒,我唯一做得后悔的事情就是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这是慕司寒心里的一个结,一个过不去的坎,不能去触碰他,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他终老,接下来的日子我想过着平静的日子,与慕司寒一起我们过着幸福的日子与之终老!
  我追求了这么多,痛苦与过往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无尽的长夜,无尽的回忆都缠绕着我,当时发过誓我一定要看到了齐辰泽一败涂地,让他跪在面前求我,可是真正做到了了又能怎么样呢?我终于明白,只有宽容和放下才是人生最好的结果。
  我关上了笔记本,转身却看见慕司寒站在我的身后,他微笑着望着我。“我看见了你日记本里的一字一句。”我听着并没有觉得生气,我拥进了他的怀里,平静的闭上了眼睛,我听着他的心跳,“还好你没有放弃”他拥紧我,这一刻我发现了其实曾经的奔波劳累是咎由自取,这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慕司寒湿热的气体袭来,我别过头,听见了他俯在和他耳旁说着话。“我们生一个宝宝好不好。”他终于说了这句话,他的心结终于可以打开了。我点了点头,他欣喜的拥着我,这一日的缠绵却是永远。
  傍晚来临的时候,我接到了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哪个人的声音进行了魔音,根本听不清楚是谁,“我在花都大厦的天台上等你,今天晚上回来11点准时到了,不许告诉别人只能你一个人来。”
  “为什么要来?我没兴趣!”说完这句话,我就想挂电话。
  “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带上一百万,我们互惠互利!希望今天晚上能够见到了你。”话音刚落,电话就已经挂断。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谁会打这个电话?又是谁能够给我一个天大的秘密?是什么样的秘密能够值一百万?好奇心促使我10点还是出了门,我没有带钱,这年头骗子真多,一个不小心就能让你手足无措。慕司寒在公司忙工作,就上次时装秀名扬海外接了不少国际上的大单子。忙得不亦乐乎。慕司寒还说都是我的功劳,等忙过这阵子,她就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我站在花都大厦的楼下仰头望着这50多层的大夏有些心惊胆寒,我本来就恐高,还要约在那个天台顶楼。到了了电梯口,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想来想去还是给慕司寒打了个电话,慕司寒让我在原地等他不要轻举妄动,他马上赶过来。我只有好好的听他的话,站在电梯门口等他。
  一分一秒过去了,时间一点一点在流逝,心里在猜想到了底是什么样的秘密会这样让自己惦记。好奇心催使我在也忍不住坐了电梯上去。每上一层楼就越来越恐慌。到了了天台,一个男人背对着我,看着他的背影却是无比熟悉。
  “我猜得没错,顾之采,你终究还是来了。”他转过身,用凛冽的目光打量着我,我愣在了原地,不敢有所动作。他到了底要干什么?我看着他步步逼向我,我悻悻往后面退,我之前做了那么的多对不起他的事,他今天应该不会放过我。慕司寒,你在哪里?“钱带来了吗?”他盯着我空空如也的手,大概就已经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带钱来!
  最后齐辰泽把我逼到了了墙角,我大叫出声“你妄想!你不会在我这里得到了什么!”他脸色一变,用阴险的表情打量着我,这几日不见他已经没有了一点生气,蓬头垢面,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齐辰泽。
  “顾之采,我怎么也不会不会想到了,我会败在一个女人的的手里,而且还败在了一个愚蠢的女人手里。我一直不明白的是我并没有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还是你是慕司寒的奸细,才想方设法的让我一败涂地!”他怒吼起来,我丝毫没有害怕,冲上前去正视着他。
  “齐辰泽,我是北念!是北念,你杀了我们我孩子,杀了我们的孩子!你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每当深夜的时候,屋顶总会传来孩子的哭闹,你能听见吗?那是一种溺海的窒息,痛苦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多少次把我推向了悬崖,几度在生死的边缘,当你那么狠心对待我你想过当初对我那么好过吗?曾经的一切难到了都是假得吗?”我挥动手掌,甩了他一巴掌,在他还没有反映过来时,又给了他一巴掌。“你说过等你,你就会回来娶我,你离开后就在也没有回来,金钱社会迷了你的眼,权力和地位让你不仅仅没有了感情,为了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当初的齐辰泽到了哪里去了?你对我的伤害都刻在我的骨子里,我为了复仇去整容,整了整20多次,你知道那种刀子在你脸上划动的那种感觉吗?你又知道为了接近你我进入了演艺圈那里面的黑暗你能知道多少?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毁了我的一生!”
  “够了。”他阻止了我打他的手,怒吼了起来,仿佛整个大厦都叫得见,我知道我已经惹怒了他,现在的他如一头发怒的狮子,我就是他眼睛里的猎物,等待他的撕裂。“齐辰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大笑着,笑中含着嘲讽与悲凉。“北念?哈哈哈哈”他仰天大笑!“北念,你这一生都白活了,我要是告诉你这个秘密你应该就会疯掉了吧。”
  “齐辰泽,你疯了吧。”
  “对,我疯了,我就是疯了,我根本不是齐辰泽!我是齐辰泽的孪生兄弟齐辰哲!”我不知道我听到了了这句话是什么感受,那一刻我发觉我的身体如被抽空了一样没有力气,“你说的齐辰泽是我的哥哥,我们从小就分开在住,我哥在23岁那年就已经死了,听说是去买婚纱时,路上出了车祸。我之所以认识你,我哥哥把你们之间们一切都告诉了我,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是认为你还有利用价值可以帮我牵制住慕司寒。现在你明白了吧,你一直都爱错了人!”
  身子已经站不稳,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血液凝固在血管里,忘了流动,我跌坐在了地上,往事不堪回首,一幕幕在我的脑海里打转,原来天也可以这么黑,时光掩埋了太多的秘密,我忘记了哭泣,或者,该怎么哭泣?天可怜见,我只是在自导自演了一场悲剧,转瞬即逝的一切都还不过是浮华,齐辰泽,原来你一直都在守着我们的诺言,守着对我的承诺,为什么时光不能停留?生命在这弄人的生命中还有什么意义?
  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撑起了身子,走到了天台的边缘,望着璀璨的夜景,其实这里也没有这么高,没有那么可怕,这都不重要了,不重要了,这一切都变得悲凉无力,我转身望了一眼,齐辰哲,像是在跟这个世界道别,这一刻我绝望的哭出声来,他面无表情的望着我,我知道我该放手了,一切都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绝望的倒下,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慕司寒跑上了天台,他撕裂了嗓子呐喊“北念,不要,北念,不要!”他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慕司寒好好活着,我不是你的。
  身子快速坠落着,身旁没有风,风声却很大,我听见了这么世界最真实的喧嚣,复杂的让人绝望,要有多绝望才能决定那么纵身一跃?身心疲惫悲观的心态厌倦了这个世界。
  在身体落地的那一刹那,我听见了四肢的骨头破碎的声音,其实一点也不疼,我望见血液流进了我的眼睛里,我仿佛看见了齐辰泽微笑着向我走来,我知道,从此以后海阔天空!
  慕司寒快速的下了楼,追寻着搜集这北念的身影,慕司寒看着北念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他无力的哭喊了起来,他跪在一片血泊之中,揽起血肉模糊的北念,鲜血渗透了他的血肉,“北念,北念,我对你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啊!”无力的嘶吼,她揽着北念的身子,那么的娇小,脆弱,他没有听见北念有力的心跳,以前的画面层层叠叠,全都是泡沫,全都是泡沫,慕司寒抚开北念的头发,在也没有她温柔的眼睛为他笑,为他哭,一切都变得悲凉,一切都变的冰凉。
  慕司寒抱着北念走了很远,很远,血滴在地板上,流出了一地的深情,他朝着怀里的北念说着:“北念,还记得我给你讲得未来吗?我们会有一栋属于我们俩的房子,房子的颜色是你喜欢的,你会装扮她到了顺眼为止,也许你的脾气会咒骂几句,可是你并没有放弃,等我下班回来我陪你一起去菜市场去挑你喜欢吃得东西,我猜想到了时候你一定会选择不好的没有营养的,我会在你身旁偷偷的为你买好。也许不乐意,但我会用最好的味道亲手奉上,我一定猜想的到了你会任性不会吃,我也会强行让你吃下去,然后你会埋怨我,埋怨着埋怨着你就会笑了,等我们有了共同的孩子,我希望是个女儿,随你长得漂亮,你会把她打扮的甜美我们一起穿亲子装开车出去到了海边教他游泳,我们一起在一起陪她自拍,我会看着你给她扎小辫,再亲手系上我们一起为她买的蝴蝶结,等我们老了的时候,孩子在外不经常回来,我就会抽出时间陪你,你在忙事业,不在想其他的,那个时候你就是我心里的唯一,我会一起陪你到了巷子里面去跳舞,你跳得一定很好,还会取笑我。等你走不动了,咱俩就躲在家里,天天陪你看电视剧你一定会笑着评说谁谁谁的演技差,我也会和你有点争议,到了时候你会生气的说死老头子一辈子都和我争。我会揽着你微骟的背,笑着哄你,从青春时光哄着白发苍苍。一直都爱着你,一直不离不弃。这样与你平凡的平淡的度过一辈子,我想世间所有的事都没有你重要。北念我当时给你说得这些你一定知道的对吧,北念,快点醒醒吧,快起来吃你最喜欢的的合椭苏子,快醒醒我们去找小白,快醒醒我们一起去创造我们美好的未来。”
  他就抱着他深情的人,一遍又一遍讲着他规划的日子,他知道北念一定听得见,一定听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