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透彻

书名:
妃子专宠
作者:
本章字数:
3486
更新时间:
2020-11-18 01:11:08
  秦睿脸红的更是透彻,他不知道为什么父皇会突然提起这件事,她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不用娶什么妻子,如果不能娶柳芸做妻子的话,他真的不想让任何女人做他的妻子,而且他也觉得,现在根本就不急着考虑这件事,根本就无所谓,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忙着建功立业的时候,在没有做出一番事业来之前,他根本就不考虑结婚的事情,这根本就不重要:“不瞒父皇,儿臣确实有了中意的姑娘,只是那姑娘还未看上儿臣,儿臣想着先不忙娶妻,先和她多接触接触。”
  “朕的九皇子睿智能干,又是朕器重的皇子之一,哪家姑娘的眼光这么高还看不上?既然你这么不想娶妻,朕也不便强求,朕和你的母妃会在适龄的贵族女子之间先帮你挑一挑,你也不能这么耗着,正值壮年的男子血气方刚,朕赐你几个女子,你自己看着哪个顺眼立侧妃吧!”秦睿看再也推辞不过只得谢恩受赏,毕竟在朝堂之上,跟自己的父皇对着干,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而且他心里也清楚,这完全是是出于他的一番好意,如果是真的到了以后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会再跟父皇说的。
  秦睿不近女色,上次去青楼在那么多香艳女子的包围下也丝毫不为所动,这次受赏全是无奈之举,他从不担心自己是否能把持得住,他长这么大唯一一次没有把持得住的便是那次亲柳芸,他担心的柳芸的反应,如果这件事情被柳芸知道了的话,不知道她会是怎样一个反应,可是虽然秦睿也不想惹柳芸生气,但是他心里其实还是挺在意的,毕竟这件事情的反应可以最直接的体现出柳芸对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想法,她到底是不是在意自己,如果她完全一点都不在乎,那他就悲剧了。
  如果她吃醋,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这很值得他高兴,可是柳芸吃醋的话一定对他更加不理不睬而自己又不好去解释;话说回来,万一柳芸不吃醋,那岂不是更惨,说明柳芸心里没有他,可是他相信,毕竟他们都已经相处了这么久了,肯定是希望能够跟她好好的相处的,而且她不可能对自己完全没有一点感觉,如果自己有一天,真的要娶别的女人做妻子,他就不信,她还能像之前拒绝自己的时候一样,那么淡定,如此矛盾的心理困扰着秦睿直到那些个女子被送到九皇子府邸。
  秦睿有女人的事情瞬间在宫里传遍了,出现了一群心碎的小宫女,现在在这些小宫女的眼里,秦睿就是他们心中的白马王子,虽然她们都摘掉高攀不上这个高贵的九皇子,但是当他还没有成亲的时候,起码他们还是可以幻想一下的,可是现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她们连这个幻想理由的都没有了,怎么能叫他们不心碎呢?不过她们也只能这么伤心了,因为她们都知道,九皇子身份十分高贵,而且比其他的皇子更加受宠,皇上肯定会给他许配一个特别好的女子的,绝对不会亏嗲了秦睿,那更是她们无法想象的了。
  柳芸心里很不舒服,但她早就知道作为一个皇子不可能没有三妻四妾,她早就做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现实真正地来到的时候,还是感到了锥心的痛楚,如果这是在现代,秦睿这也算是一种背叛吧,就像秦浩一样,可是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理由去说什么,上次秦睿跟她表白的时候,她不是都已经拒绝了吗?那秦睿跟别的女子成亲,不是很正常的吗?何况以秦睿这样的身份,就算是娶在多个女子,还不都是正常的吗?她根本就不能娶质疑这件事,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祝福,和接受。
  柳芸不想去想,不想去听,不停地给自己找事情做,又是打水又是烧水煮茶一刻不想停,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忽略这件事,只要自己一闲下来,就总是会忍不住响起这件事,可是她这才发现自己错了,本来以为她以为自己可以完全不介意这件事的,可是到了现在才发现,她根本就不可能不在意,怎么样都还是会介意,而且就算是再怎么样也好,她都不能将自己的不满表现出来,否则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秦睿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想自己。
  作为局外人的莫妃看得最清楚,心疼着柳芸却也叹息着柳芸没有真正明白他儿子的个性,她的儿子绝不会像他父亲那样,他的儿子爱上一个人一定是一辈子;莫妃也责怪秦睿,责怪他不懂女人是没有安全感的,责怪他不懂女人的心,责怪他强硬地表达出来,不过再怎么样,她只是一个女人罢了,虽然心疼柳芸和秦睿之间的坎坎坷坷,却也没有别的办法,谁让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呢?何况现在,秦睿也还没有说真的要去娶一个女子回来,现在也的确是建功立业的时候,等到以后再提也不迟。
  每一对的情人大概都会经过些波折吧。莫妃一声轻轻地叹息,望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她也曾经跟皇上有过一段这么美好的感情,只是那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就算是再怎么样美好都没有用,因为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这段感情成为现实,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晚辈的事情,不能说的太多了,很多大道理,说了都是没有用的,非要让他们自己去理解,去体会才行,而且就算是再怎么样,都不能让他们有什么难为的地方,不过她相信,这两个孩子是有缘分的,从小她就看出来了,以后一定是可以终成眷属的。
  皇帝赏赐的那几个女人都是贵族的小姐,个个都想成为九皇子的正妃,可是年纪又小不知道工于心计只会争风吃醋天天争这吵那,九皇子府被弄得鸡飞狗跳,秦睿也被搞得头大,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些女人是这么烦人的生物呢?也许是因为从前都是跟柳芸在一起接触的,对于女人的认识,也仅限于柳芸,秦睿身边虽然有很都宫女,但是从来都没有过分的接触过,可是柳芸是那么美好,一点都不会让他觉得烦心,只是这些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比一个烦,如果不是因为之前认识了柳芸,他简直要开始讨厌女人了。
  皇帝也算是对秦睿上了新,赏赐完女人之后,又加送了些西域进贡的珍贵布料,听说皇后娘娘也只得了少少几匹,其余的全部都给了秦睿,其实皇上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秦睿喜欢哪个,就去把这些东西给谁,至于别的,他就不愿意多管了。他相信秦睿心里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而且不管再怎么样也好,她也不可能一直这样,总是该有自己的事情的,等到他选中了自己想要的那个女人的时候,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一定会成全他,只要是个富家千金的小姐就可以了。
  秦睿虽不稀罕这布料但也不能委屈那几个贵族小姐,就让老管家随意划分了下,他可没有这个闲心去自己挑选,谁喜欢就让谁拿去吧,反正他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而且他也知道,柳芸也是肯定不在乎这些东西的,而且她现在的身份呢,毕竟只是一个宫女,就算是再怎么样,也不能穿很好的料子,否则自己就是在给她添麻烦,秦睿虽然心里很想把这些东西通通都送给柳芸,但是也不能这样做,否则只会给她惹麻烦的,这样就不好了,哪知这分布料也惹出了一堆麻烦。
  张家小姐比李家小姐多拿了三匹,王家小姐除了拿到白绸缎又多拿到红绸缎,甚至为了这几匹布料来找秦睿哭诉,性格冷淡的秦睿只是立在一边看着几个女人哭得梨花带雨一句话都没讲,他向来都是这个个性,除了柳芸,他不会让任何女人见识到他的温柔和柔情似水,对付其他的女人,他反正就是不喜欢,也没有必要让自己装作一副很喜欢的样子,她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好在外面把他的名声都败坏,这样就不会有人再去喜欢他了,这样就最好了,结果几位小姐气得全跑回了娘家。
  过了六旬的老管家拘谨地弓着身子站在秦睿的案前搓着手嗫嚅:“公子,我只是按着夫人们带的丫鬟人数以及身材胖瘦来分配的啊,半点没含糊…”听不见几个女人吵闹而难得清静的秦睿心情很好,转到案前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他知道这件事情不是管家的错,反而他还觉得管家做得很对,他就是要这个效果,让这几个讨厌的女人通通滚滚回家是最好的了,看见了就烦得很:“叔,你别自责,几个女人而已,过几天再把她们请回来。不过我们府里可没有什么夫人,真正的九皇子夫人我还没娶回来呢。”
  从男人家跑回娘家说出去是件丑事不便宣扬,几个贵族对此事守口如瓶,再加上秦睿对这些女子没有染指半分,几家贵族也不好跑到御前告状,只得等着秦睿放下架子去接她们回府,虽说还额米有正式婚假但好歹也是住进过九皇子府邸的人了,总不会不管不问吧,可是他们全部都想错了,他们以为秦睿只不过是要面子,过几天之后肯定是会去找他们的,可是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秦睿是铁了心的根本就不回去找她们,在秦睿的眼里,她们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连柳芸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柳芸自然也喜欢秦睿的,只不过是有这些顾虑的,然而秦睿自然是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自己的。所以,他特地找了一个机会向柳芸敞开心扉的谈一谈,两个本就是相爱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些小事就分开来呢,两个人推心置腹的聊天让他们的一切心结都解开了。专宠就专宠,霸道就霸道,谁让这两个人真的是相爱呢。
  从此之后,天下人都知道九皇子只有一个专宠的九皇妃,这也成就了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