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旧友2

书名:
断·缘
作者:
本章字数:
4812
更新时间:
2021-02-25 08:02:12
  细微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加大版的双人床上,柔软的大床上只有纠结杂乱的被子以及把被子踢在一旁的青年。
  瞧着他极为熟睡的模样,看样子没有在睡上个五六个小时是觉得不会自动清醒的,冰炎没思考个几秒钟,便将手上的餐点放上了离床不远的茶凡上,接着缓缓来到了大床边。
  当冰炎坐上了床沿,柔软到有些过分的床凹陷了下去,就连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褚冥漾都因为这样而往冰炎的方向滑了过去,对方甚至无意识的蹭了一下把自己调整到舒适的位置。
  而导致这样的元凶心情似乎不错的又让褚冥漾睡了一会,才将手轻轻地捏上了无论过了过久都还是依旧柔嫩的脸颊,褚冥漾皱着眉,被这样的骚扰一用,手不自觉的拍开了捏住自己脸颊的大手。
  “还不醒来?”冰炎无良的把另一边的脸颊也给捏住了,搞得褚冥漾现在的样子怪可爱的,他惺忪的眨着半阖不开的双眼,嘴上打起了一个哈欠后,使眼角被染上了红晕。
  看的冰炎有些心痒的在褚冥漾的眼角啄了一下,接着薄唇将目的地换成了额头,在上头盖了一个章后,冰炎才放开怀里已经明显清醒脸红的人。
  褚冥漾眨着眼无辜的躲在了被窝:“早安,学长。”
  “不早了,褚。”冰炎抬头静静的看着木雕的时钟已经指上了快十点的位置,“今天你说过你要出门,不是?”修长的手一伸,拿起了床头的邀请函说道。
  褚冥漾愣了会后,接过了邀请函。
  见对方脸色似乎不对劲的样子,冰炎虽然不是对方肚子里面的蛔虫,但是相处多年的他们,他怎会不懂褚冥漾那既是懊恼又是挣扎的心情是代表了什么。
  “不去?”
  “卫禹一直连络我一定要去,但是……我并不大想。”事实上自从大学毕业以来,褚冥漾便不停地回绝来自卫禹的邀请,如今过了年华的岁月了,看着周遭的人事物不停的变化,但是唯独自己却没有什么改变。
  是的,褚冥漾不会老。
  又该说是,因为过往的某一件事情,造就了今天的他,那个过去的事情,虽然不值得一再拿起来回味,但是一旦说出口,那绝对会是最精彩的故事。
  三十岁的时候可以说自己比较娃娃脸所以不显老、四十岁的自己可以说保养得宜所以看不出来变化;那五十岁、六十岁的自己呢?肯定在也瞒不下去了。
  “就当作是最后一次,去吧。”冰炎就像是看穿了褚冥漾心中的想法,便不温不热的吐出如此的话语,这并非是鼓励褚冥漾做出怎样的抉择,而是他知道当时间推挪后,就算再相聚能够使用法术让己的面容改换。
  但是人类只有短暂却灿烂的百年,不必有谁催促着,灵魂便会回归到原本的地方安息。
  冰炎不希望褚冥漾留下遗憾,就算拥有了漫长无尽的生命,他的本质终究是人类,始终无法改变。冰炎牵起了褚冥漾的手,入座上了餐桌。
  “过了那么久……我终究还是得需要学长你的帮助。”褚冥漾拿起早餐咬了一口的说道:“从以前就是如此呢!”
  冰炎神情非常的平静,他伸手用着拇指擦去了对方嘴角的碎屑:“不,你的成长我们都看在眼里。”就算褚冥漾本人没有察觉,但是他身边的人都看在了眼里。
  当年那懵懂无知的少年,在跌跌撞撞后开始成长了起来,在这相处的岁月中,他们度过了许多就连他们都无法想象的旅程,褚冥漾失去了很多东西,却也从中得到了很多。
  瞧褚冥漾脸色染上了一红,有些害羞的开始埋头专心吃的早餐,一直到解决了最后一口才平复好心情的抬起头面对对面坐着的人。
  “唔……我去。”褚冥漾用着食指搔了下脸颊。
  听见褚冥漾如此一说,冰炎只将大手放上了他的头上尽乎溺宠的揉着:“等你吃完早餐就出发。”
  褚冥漾茫然地看着冰炎的脸,明显意会到了冰炎的话似乎带点了什么,“学长你要去?”
  对方却否认的摇着头。
  “顺道一起,手头上刚好有那附近一代的任务要处理。”冰炎打开了冰箱从里头拿出了蜜豆奶喝起,“等任务告一段落,我会去找你。”
  原来如此阿。褚冥漾点点头的将最后一口的吐司给塞了进去,结束了早餐的时间。
  “学长你还记得上次夏卡斯敲诈我的任务吗?”褚冥漾打量了下天气后,又从橱子里头拿出了一套薄外套穿上。
  “我听说你直接把人给送去医疗班。”冰炎早已经准备好的站空旷的地方,看着褚冥漾边穿好外套边走到自己的身旁。
  “听说?”褚冥漾摇头的否认的说着:“夏卡斯只是跑去医疗班找庇护而已,其实我根本没有做些什么,不过之后倒是不太把任务给我了呢。”
  听到这,冰炎顶多挑眉不在言语些什么,只见他打了个指响木质的地面上展开了华丽的移动阵,至于夏卡斯的后话,大概只有他本人最清楚了。
  刺眼的光,旋转展开于静谧的小巷中,没有人发现这里多两个人,也没有人会发现这两个人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褚冥漾微微一笑,偏头举起右手朝着冰炎挥了挥:“那么待会见,学长。”冰炎只淡淡的点头,便转身朝着和褚冥漾完全不同的反方向离开。
  他前脚才刚正要迈出一步,口袋里的手机正好响起,褚冥漾看着来电的人,神情颇无奈的接起了。
  “我正要过去了。”
  “冥漾,你一定要过来!”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的说话,谁也不让谁。不过很明显电话另一头的人愣了一下,当他回过神时候语气带着明显的激动的心情。
  “你终于肯来了!我还以为这一次的同学会你又会不来了呢。”
  “你想我不来也行阿,卫禹。”褚冥漾无奈的摊手说着。
  “咦!别、别、别,你当我没说过就好。”卫禹慌张地驳回自己方才的话:“话说你现在在哪,需要我去带你吗?”
  “不用了,我已经到了。”褚冥漾缓缓地停下脚步,看着一大片落地窗后的卫禹,朝着他挥挥手的说着。
  卫禹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几乎就跟高中褚冥漾所认识的差不了多少,唯一的变化大概是更加地有男人味,经过了社会的历练,成熟了不少。
  等到褚冥漾入座,卫禹才慢慢地将气氛炒热。
  “褚冥漾,你好几年没来参加同学会,我们都以为你都不会来了。”一名带着眼镜样子干练的女子说着。
  褚冥漾看了一眼她,语气温和中带着疏离的说道:“这几年工作上的事情太忙碌了,一直没有时间赴约。”语中带着保留的解释,却引来了在场所有社会人士的关注。
  “话说褚冥漾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另外一名梳着油头样子显得有些发福的男人说道。
  不过褚冥漾以现在的穿著打扮来看,确实很难给人有种社会人士的样子,更别提会让人觉得他在公司上班的人了,倒不如说还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算了。
  褚冥漾不留痕迹的摸了自己的脸颊笑着回应:“算是接第三方case性质的工作。”公会的任务,应该这样形容可以吧,褚冥漾心想。
  “那这样会不会不好赚阿,这年头经一手接的工作通常都被上面的人抽成了不少吧。”其中讲话直接的男人哀号的说着:“大不了还自己接工作还比较赚。”
  就算是最简单的祈福任务,收入说不定连在场年收最高的人也没办法比得上吧。毕竟守世界的金钱观可不是原世界的人可以承受得住得,当然他是绝对不会透露自己的银行躺了多少的钱。褚冥漾暗自翻翻白眼的笑着。
  “上头定的制度很好,所以我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褚冥漾完美的回避。
  “是阿,上次褚冥漾来我们公司帮忙的时候,合约上也是完全支付第三方托付人,所以其实不亏。”突然沉寂已久的何政开口的指着褚冥漾说道。
  褚冥漾颇无语得看着几个月前见过面的何政,虽然对方这样说法没有错,而有些在原世界的人跟守世界也有些往来,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不知道,就算知道,那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眼看何政已经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其他人分享的同时,褚冥漾事实的打住了话题:“我想就说到这吧,何政……合约内容事实上是不可以透露的。”
  只是说到这里,褚冥漾明显的顿了一下,样子不太自然的看着餐厅的周围,不……更或者说,他看起来不高兴。
  突然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有屁快放。”褚冥漾冷冷地朝着电话另一头的人说着。
  在场的人很明显地对于褚冥漾的变化显得异常错愕,他确定是国中被誉为最衰的人吗?
  “你家那位翻了人家的鬼族老巢,现在穷不舍的打着那名鬼族高手,不小心触动了你现在那边的封印结界,你就好好处理吧。”夏卡斯说着风凉话的嘲讽着:“这次的报酬已经从你家那位身上扣完了。”语毕。
  敢情,是冰炎破坏力太强大?还是夹杂了夏卡斯和他之前的私人恩怨呢?
  紧接着强化玻璃制的落地窗便破裂了,一道漆黑的影子划过众人的头顶,重重的落在他们隔壁的长桌上,不过后跟紧跟的人到是较温和的落在了正确的地板上。
  无视其他人恐惧不解的目光,褚冥漾缓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冰炎的一边看着眼前正从桌子上缓慢身起的鬼族高手。“速战速决,直接翻了他。”
  看褚冥漾的样子,明显不在乎坐在位置上的其他同学是怎么看待他的,只见他不忌讳的招唤出了米纳斯,瞪着招唤低阶鬼族的鬼族高手。
  只在那一瞬间,米纳斯的身影透过了大气中的水蒸气闪现于众人的目光中,接着褚冥漾手中小巧的掌心雷转变成了第二型态。
  二话不说的,褚冥漾直接开启二档的将眼前的鬼族高手轰回了老家。
  当尘埃落定之时,平静并没有随之而来。
  整个餐厅突然陷入了某种剧烈的晃动之中,普通人慌乱的尖叫奔跑着,褚冥漾和冰炎却淡定到不能的互看了对方一眼,在对眼的同时两人达成了某些共识,没有多言的分开行动。
  “卫禹,将其他人都拉上角落。”等到人都到了定位,褚冥漾拍了拍手腕上的老头公,为他们架立了保护的结界,而褚冥漾站在他们的前方,瞪着从地面渐渐浮上来的东西。
  趁着学长找出封印地点的同时,褚冥漾则是在这里保护那些无法自保的人们。
  忽然间,餐厅内所有的灯光就像是被人吹熄似的暗了下来,虽然外头不是夜晚,而那片破裂的落地窗洒进的暖阳在这却显得十分阴冷。
  “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情?”上次似乎已经有经验的何政没有那么慌乱的问着。
  “这家店的封印破了。”褚冥漾看了一眼熄灭的吊灯,便使用了光影村的法术,暂时替代了光源。
  不出多久的时间,冰炎的身影缓缓的从地下一楼走了上来,见他一手拿着白色看不清楚里头是什么的小罐子,递给了褚冥漾。
  “看来费用还是要的。”褚冥漾挑眉的打量了罐子一眼,只是嘴角流益而出某种诡异的笑容。
  “不久公会会派人来收拾。”冰炎环视了褚冥漾身后目瞪口呆的同班同学,便脱下了有些烧焦的黑袍。
  “也是。”褚冥漾耸肩的拉着冰炎坐上了另一边的两人座,“今天毁了你的营业实在抱歉,老板。”他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名美丽的和服女子。
  “黑袍大人,千万别这么说,我还要多亏了你们的帮助。”和服女子一手从空气中转出了两杯红棕色的饮料。“不介意的话,这是我族的特产。”
  “谢了。”
  正当褚冥漾想要放松的转换心情时,他身后那群目瞪口呆的同学们终于回过神来。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褚冥漾啜了一口,一脸不关他的事情似的看了那人一眼,便将眼神放回了自己熟识的卫禹、何政等人身上。
  这叫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吗?
  “这就是我的工作,有意见?”褚冥漾挑眉的环视了在场的人。
  “但……”但是说这是工作,也太强人所难了,况且这根本就不像是褚冥漾有能力的事情,就算眼前的事情超出他们的大脑范畴,但是……
  褚冥漾看了那欲言又止的人一眼,只是淡淡地不带着感情的笑了一下。
  每个人都会成长,谁没有懦弱过?当年年少无知的他,被冰炎带领着成长,在这漫长的路途中,他失去了很多东西,却也得到了很多东西。
  想到这,冰炎的手悄悄的握上了褚冥漾的手,顺延而上褚冥漾看见了冰炎那火红的双眼中,参杂了那不明显的担忧。
  褚冥漾给了对方浅浅安抚的眼神,那是沉稳的神色。
  顿时冰炎明白了些什么,或许是他真的想太多了,和褚冥漾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他忘了对方已经不在是高中时候的他,褚冥漾已经成长了,很多事情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走吧。”
  褚冥漾牵起冰炎的手,两人对视了一眼不言而喻便能明白对方的心思。
  他始终没有改变,他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