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娇躯柔绵

书名:
月影天凰
作者:
本章字数:
5136
更新时间:
2021-02-27 08:02:11
  天琼风呆呆地坐在凤舞雷和仙儿的前边,结束了刚才凤舞雷和他谈的那一番话,他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竟然早就被凤舞雷瞧在眼底,可笑自己还自诩聪明,掩饰得体,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个傻瓜,一个连行踪败露了都不知道的傻瓜。
  原来,还在单狐国啼莺客栈,天琼风以神念试探凤舞雷的时候,他便对自己开始的猜测起了疑心,或许天琼风施展的并不是“禅心定”!自从离开了啼莺客栈后,天琼风的神念并没有再出现,而在绝风城悠然客栈里,天琼风施展阴阳八法时,凤舞雷却通过周围气场的波动,捕捉到了天琼风和仙儿两人在意念交谈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因此便有六成肯定自己的孙女已经被天琼风的意念控制住了。
  接下来的几天,由于天琼风初次附身在一个女子身上,所以便常常会在不自觉中露出些许破绽,更何况还是在凤舞雷这个有心人的观察之下!当时,凤舞雷几乎已可断定主宰着他孙女身体的便是天琼风,不过,凤舞雷尽管性子冲动、脾气暴躁,却也不是傻子,因此他虽然明白情况,却丝毫不动声色。在他费劲心力的探测之下,天琼风和仙儿的每一次意念交谈内容几乎都被凤舞雷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
  知道天琼风不会对自己的孙女不利,凤舞雷弄巧成拙,也不逼天琼风的神念马上离开自己孙女体内,等来到这凤芸城后,凤舞雷见时机差不多了,才故意在天琼风面前说出要在明天强行把天琼风的身体催醒之事。其实,凤舞雷那句话,只不过是想吓唬天琼风一下而已,而天琼风在没有细思之下果然上当,还真的就冒着危险把神念转移出了体外。
  而且天琼风神念转移后的身体状况也没有出凤舞雷的意料,凤舞雷推测,天琼风经过十几天的积累,仙儿体内的真气勉强可以将神念逼出体外,而天琼风神念与身体融合后,由于真气并不是很充沛,所以便自然而然的会出现全身乏力,疲倦不堪的症状,如此一来,即使是有什么疏忽,天琼风也不大可能从凤舞雷的手掌心逃脱。
  果不其然,天琼风费劲力气好不容易才把神念弄出仙儿的脑域,现在却轻而易举地被凤舞雷抓了个正着!
  天琼风颓然地靠在椅子上,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是低估了你,而又高估我自己了!我与仙儿之间意念的传播,却没想到都会被你捕捉到!”
  仙儿小嘴一翘道︰“当然咯,我爷爷可是‘霹雳神将’耶,你以为这是浪得虚名的吗?”
  凤舞雷捏了捏仙儿的鼻子,哈哈笑道︰“你也不用如此丧气,老夫现在虽不知你的真实修为如何,但你能将自身的意识修炼凝结成神念的境界,就足以步入当今天罗顶尖高手之林了!而且你现在还年轻,若再过个二三十年,这天罗第一高手的位置可是非你莫属了!不过令老夫有些奇怪的是,你那将意识与身体分离的功夫似乎并不是姑魔族的‘御神无息’呀!”
  天琼风叹了一口气道︰“那的确不是姑魔族的‘御神无息’,而是‘观息大法’中修炼成功的最高境界。”
  “观息大法?”仙儿忍不住好奇的道︰“观息大法是什么功夫?”
  天琼风瞄了仙儿那泪痕斑斑,肌肤快与面纱粘成一团的脸颊两眼,笑道︰“你不知道打探别人的武学根底是习武之人的大忌吗?”
  “哼,小气鬼,不肯说就拉倒!”仙儿皱着鼻子哼声道。
  凤舞雷微微一笑,没有再问他“观息大法”之事,而是道︰“你知道老夫为何要让仙儿将你从将军府抓出来,然后又把你千里迢迢地从星魂城带到这凤芸城来吗?”
  天琼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前些日子,天琼风用尽了花招想从仙儿口中打探出凤舞雷把自己带去凤芸城的目的,可仙儿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告诉天琼风,最后天琼风只好放弃了。
  凤舞雷道︰“其实,那件事对天罗许多人来说,或许是一件永远都不可能完成的事,但对你来说,虽不是轻而易举,但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到底是什么事呀?”天琼风站了起来,惊诧的问道。
  凤舞雷呵呵笑道︰“就是让你去帮一个人治一种极其古怪的病症!”
  “什么,只是让我去帮一个人治病?”天琼风听得目瞪口呆,“抨”的一下倒在了凳子上,险些晕了过去。如果凤舞雷只是让自己帮他替一个人治病,直接告诉自己一声不就得了,有必要把自己抓来抓去,搞得那么神神秘秘,使自己整天疑神疑鬼,差点还把神念弄得魂飞魄散吗?
  ***
  得知天琼风已经苏醒过来的消息后,雨婷告别了水碧,一身轻松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一打开房门,突然一阵劲风扑面而来,雨婷身子急速往左侧一闪,仔细一看时,原来砍来的是一把钢刀!一刀过后,另一刀却立即接踵而至。水碧不暇思索,腰中长剑铿然出鞘,带过一道曲折的弧线,剑尖准确无误地点在了那钢刀刀背之上。
  雨婷顿觉掌心一麻,长剑差点被震得脱手而出,那钢刀竟突然冒出一股大力,透过剑身,直达她的手掌。雨婷心中暗凛,此人竟有如此力气,看来自己得小心应付了。眼见那钢刀激起一阵阴冷的寒风又电射而至,雨婷蓦然娇叱一声,长剑一旋,抖起点点虚影,夹杂着四处飞溢的劲气向那钢刀包裹而去。
  “咦?舞柳飘云?”钢刀陡然隐迹无踪,但一个头蒙黑罩的黑衣人却突然凭空闪现在了水碧眼前,此人出手三刀,水碧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的人影。
  “没想到你竟会‘舞柳飘云剑法’!”黑衣人嘿嘿笑道︰“不过,就算你是是‘飘云神将’柳四娘的传人,老子也照杀不误。”说毕,那黑衣人突地向左跨半步,手中钢刀横扫而出,向雨婷拦腰斩去。
  雨婷不及答话,那逼人的冷气已刮得她粉脸生疼。雨婷脚尖点地,身子腾空而起,长剑竟从一个诡异的角度绕过那黑衣人的钢刀,闪电般刺向了他握刀的手掌。那黑衣人毫不慌乱,右手反而向雨婷剑尖迎了上去。
  长剑与黑衣人手掌相撞,“叮叮”之声不绝于耳。这黑衣人的右手竟是铁手!雨婷暗道一声不好,但此时那黑衣人铁手内却突然飘荡出一片烟雾,雨婷只觉得鼻中异香传来,昏昏欲睡的感觉让她禁不住手脚发软,身子酸麻。雨婷挣扎着奋起最后一丝余力,施展出“舞柳飘云剑法”当中最后的一招“遮云蔽日”,顿时只见云雾缭绕,剑光闪烁,方圆丈余剑气飘逸,朵朵剑花四散开来,绽放出阵阵的异彩,轻缓地向四面飘落。
  黑衣人来不及反应,便被剑光包裹起来。一时间,他只觉得呼吸困难之极,侵袭而来的剑气似要将他的身体分割成四分五裂。可就在他被雨婷这最后一剑吓得魂飞天外之际,雨婷却忽然瘫倒在地,不醒人事,而那一剑所营造出来的森森剑气也剎时消散殆尽。
  黑衣人亡魂稍定,喘息了几口气,突然举起钢刀恶狠狠地向雨婷的腹部砍去。
  闻声出来的水碧见状,大惊失色,可她和那黑衣人距离过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钢刀往雨婷的身体扎落,而就在这危急时刻,突然一道人影闪现在雨婷身畔,寒光闪过之后,便见一柄阔剑将那黑衣人的钢刀磕弹了出去。
  钢刀被弹起数尺,那黑衣人连手掌心都被那一剑震得爆裂了开来。黑衣人知道此时已不可能再取雨婷性命,留下了一个阴毒的眼神后,霍然纵上屋顶,飞逝而去。
  水碧擦了擦额头冷汗,却见骤然杀出将雨婷救下之人却正是蓝清枫……
  ***
  天琼风僵硬地躺回到了床上,上次他躺在床上时,虽然真气运集不起来,可身体还是能够移动的,但这次他却连全身上下的经脉都被凤舞雷封得死死的,除了可以说话,两只眼珠子可以任意转动之外,身体其他部位好似都已不再属于他了!而令天琼风更为丧气的却不是这一点,而是儿那把在他身上比来比去的锋利匕首。
  “喂,你说我要割你什么地方好呢?”仙儿诡笑了几声。
  天琼风苦笑道︰“什么地方都不要割就最好了!”
  仙儿狠狠的道︰“不行!如果那么便宜地就放过你,那我这十几天的气不是白受了吗?”说着,仙儿那双充满煞气的眼楮又在天琼风身体上下瞄来瞄去了,突然仙儿的眼神留在了天琼风两腿之间,口中还发出了嘻嘻的笑声。
  天琼风一看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了,顿时吓得心惊肉跳,忙道︰“等等,等等!”
  “哼,你现在也知道怕了吧!”仙儿冷冷的道︰“把你阉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起歪心。”原来,前几天,天琼风在洗澡的时候,不自觉地睁开过一次眼楮,见到仙儿那娇腻滑嫩的洁白胴体,得意忘形之余,忘记了仙儿可以随时知道自己的想法,毫无顾忌地琢磨着等神念回到自己身体后怎么才能把仙儿弄上床去。仙儿当时羞涩难当却又怒气蓬勃,却没想到会留在这时将气一起爆发在天琼风的身上。
  仙儿说完后也想起了那事,顿时浑身臊热,脸颊滚烫,幸好蒙着面纱,没让天琼风看出来。而天琼风此时却禁不住哀叹了一声,道︰“我是自作孽不可活呀!仙儿,为了能让你更加的出一次气,你能不能先狠狠地揍我一顿,然后随便你割哪我都没有意见。”
  仙儿平静了一下心神,冷冷的道︰“这可是你说的!”
  天琼风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楮,似在迎接着仙儿怒气的袭击。
  仙儿果然不再跟她客气,两只拳头握紧,轮番出击,如雨点般地砸在了天琼风除了头部之外的身体各个地方。如此约莫一柱香时间,仙儿打得两只手都酸了,最后只得无可奈何地停下来喘两口气。就在这时,仙儿才意识到天琼风的叫唤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
  仙儿正想摇摇他,看他是不是被打得昏了过去,却见天琼风的眼楮蓦地睁了开来,嘴角露出了几丝得意的笑容。仙儿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天琼风突然一个翻身,把仙儿那柔软的娇躯完全地压在了身下。原来天琼风刚才天琼风提议让仙儿先揍自己一顿,只不过是想借助仙儿打在自己身体上的力量,借几吸收自然灵气以冲开被凤舞雷真气堵塞的经脉,仙儿不查之下,还果真着了天琼风的道。仙儿打得起劲,却不知天琼风在“哎哟”惨叫之时,心中正乐个不停呢!
  “你……你怎么可以动了?”仙儿惊叫道。
  天琼风故意在仙儿身上摩擦了几下,嘿嘿笑道︰“仙儿,这可多亏了你的帮忙呀,要不是你打的那么卖力,我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呢?”
  仙儿被天琼风这一轻薄,娇躯霍地僵硬起来,口中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玉手无意识地扬起往天琼风的脸上甩了过去。仙儿的手掌并没有用上多大力气,天琼风轻轻一带,便将她的柔夷握在了手中。天琼风把她赛似玉葱的白皙手指放在唇边亲了几下,虽然那阵酸软的感觉让她全身都变地异常舒服,但少女的娇羞却让她不自禁地奋力挣扎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天琼风笑嘻嘻的道︰“仙儿,我要干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说着,天琼风突然揭开了仙儿面纱的一个小角,热吻似雨打芭蕉,往仙儿娇软湿润的两片红唇落了下去。仙儿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微弱,紧张的身体在天琼风温柔的亲吻中渐渐地放松了下来,而且变得更加的柔弱无骨。
  未经人事的仙儿哪经得起天琼风如此的拨弄,只一会儿,秀美的双目便已悄悄阖起,呼吸也愈来愈急促,脑中仅存的一点理智也随着时间的延长而慢慢流逝。当两人的嘴唇分离时,仙儿已经全身瘫软了下来,迷离的目光散射出丝丝的情焰,嫣红的樱唇吐露出如蓝的气息,而那胸前那暴露的些许肌肤已布上了层层醉人的绯红。
  看着身下的娇躯,天琼风嘴角露出了几丝狡黠的笑容,一只大手突然扯开了仙儿的腰带,滑过柔顺的衣裳,悄然将她那娇俏可爱的雪峰握住。仙儿初遭此侵犯,口中轻轻地尖叫了一声,身躯却蓦地剧烈地颤抖起来。
  天琼风轻抚过后,温柔地将仙儿身上的衣裳一件件脱落,眨眼间,玲珑圆润的雪白娇躯没有丝毫遮挡地呈现在了天琼风面前。随着手指的游弋,天琼风的嘴唇淌过那修长的雪颈、尖挺的玉峰,平坦的小腹。阵阵蚀骨消魂、飘飘欲仙的异样感觉让仙儿禁不住迷失在那从未享受过的酥麻快感里,口中不停地轻声呢喃、吟唱着……
  蓦地,仙儿忽然感到身子一轻,天琼风的手也离开了他的肌肤,耳中还传来轻微的脱衣声。她虽还是个少女,却也知道女人一生中最关键的那一刻就要来临了,此时她在紧张、羞涩交互夹杂当中,却还带有更多的期待与向往,迎接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呢……
  仙儿期待着暴风雨的洗礼,可等了许久,所想象的情景并未出现,她忍不住偷偷地睁开眼楮,却见身畔竟是空空如也,天琼风的身影全无,早就不知在什么时候逃之夭夭了!仙儿心中顿时羞愤之极,无比的失落让她眼中禁不住留下了两行清泪。忽然,她赤裸裸地蹦了起来,伤心之下怒叫道︰“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而此时的天琼风却正好蹑手蹑脚地溜到了杂货铺的大厅上,他屏着气息小心翼翼地走着每一步,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神念的回归耗尽了他所有的功力,而借助仙儿的手恢复的那一点力气又在打通经脉时用得一干二净,刚才若不是仙儿迷惑在情欲之中,天琼风连仙儿的房门都走不出。现在虽然离杂货铺的大门只有几步之遥,但天琼风却反而更加谨慎,因为这屋子里可住了两个绝世高手,只要自己稍不小心,便很有可能会被凤舞雷或者潭五给逮回去,甚至是仙儿都可以轻松就把天琼风拦下。
  终于,天琼风轻轻拉开了大门,看着门外微弱的月色,天琼风心中大为庆幸,正要一步迈出门槛,他的肩膀上突然被一个手掌压住了,耳中还传来潭五戏谑的声音︰“小伙子,你要上哪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