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皮恩与魔法军团

书名:
幽魂舞
作者:
本章字数:
4415
更新时间:
2021-06-01 05:06:13
  皮恩得到摄正王基伍命令,然后马不停蹄赶回城中,楼兰城池的生存与毁灭就看这最后一战,皮恩心想:我定要不辱使命把秘密魔法军团带过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皮恩在一个拐角停下来,对着一面墙大喊:菠萝菠萝蜜,蜜呀嘛蜜萝卜,菠萝菠萝蜜,蜜呀嘛蜜萝卜,芝麻开门,叮叮铃儿当当呼噜呀。
  这是绝密暗语,意思是一级戒备,各位魔法师赶快出来保护家园吧!
  正是因为这是绝密,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也更不可能知道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面墙竟然就是秘密魔法军团的大门。
  旁边围聚很多人,有人说:你们看这个来自西域的友人身穿军装,现在对着一面墙发神经,谁知道最近的精神病院在哪里,我们是不是需要帮他回家。
  旁边有人小声说:不懂就别乱说话,你仔细看看,这人不是发神经,是在做一件事,很有可能和魔法有关。
  有人说:你怎么知道和魔法有关。
  那人说:你们丫的都瞎啊,没看到这城墙上刻写着秘密魔法军团这六个字么?
  皮恩突然回头,一只手紧紧拍住这人,他在感应此人什么实力,为什么看似普通的一个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甚至是军事极密级别的东西,要么这人是天才神眼,若是最好,皮恩把他带回去让基伍安排,要么此人就是魔法师。
  皮恩的手掌发力,丝毫没发觉任何回应的力量,完全就是普通人,他看着面前这位二十多岁的男子,说: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说:我叫大鱼。
  皮恩说:很好,大鱼,待会跟我回去我带你见一个人。
  皮恩想提携这位少年天才。
  大鱼说:不,这位身穿军装的大哥哥,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有自己的责任,我的父母在家等着我养老送终,我的妻儿等着我挣钱回家,我不能就随你上前线送死啊,请让我走吧。
  皮恩拿出随身携带的数千元银票,递给大鱼,说:够么?
  大鱼哪里见过这么多钱,马上把钱接过来塞进兜里。然后义愤填膺道:可恨的诸侯军团,欺我百姓,夺我良田,杀我父母,霸占妻儿,我大鱼与他们不共戴天,纵使战死沙场又何妨!这位军团的大哥哥,快带我走吧,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了已经。
  大鱼姿态转变之快,演技之高超,让周围所有人为之动容。
  可是,大家都不甘平庸,于是乎所有人都争着抢着对皮恩说:大哥哥,我也看到了城墙上的秘密魔法军团的字了,我也愿与楼兰共存亡,快点给我也带走吧!
  其实他们更想要的是大把大把的银票。
  皮恩哪里不知道这些人在抄袭大鱼,大手一挥,道:停!秘密魔法军团马上就要从这面墙里出来了,他们可是法力无边的杀人不眨眼的人,都闪开路,快闪开。很恐怖的,再后退些。
  皮恩指挥大家后退撤出一条道路,城墙开始蠕动,嘭的一声从墙上出来一位骑着坐骑的魔法师,人群一阵欢呼:哎呦我去!天哪!妈呀!我地亲娘啊,乖乖!我顶你个肺啊!
  首位出场的魔法师鄙视地看着庸俗的人类,嘴角微扬,沉醉在众人的膜拜中。
  不知是谁在众人的诧异中把这位魔法师推下大马,然后众人围着大马再次欢呼:哎呦我去!天哪!妈呀!我地亲娘啊,乖乖!我顶你个肺啊!这是啥马,蹄子这么大?这牲畜耕田咋样啊?啧啧啧,真是好东西,这毛还是黄色哩,惯他娘地稀罕,好马,果然是好马。
  被推倒在地无人理睬的魔法师擦了擦汗,目光涣散看着自己的骆驼被众人摸来摸去。
  然后又出来第二位魔法师,第三位,第四位,直到秘密魔法军团成员全部出来之后,皮恩剑指前方,跨上他的大马,大喊一声:众位魔法师,请跟我冲啊!!!
  然后所有魔法师顿时冲出百十米远,皮恩被滚滚烟土远远包围在后面,等他冲出灰土,来到基伍面前报道说魔法军团已带到的时候,基伍正在剔牙呢。
  皮恩说:报告基伍摄政王,魔法军团已经带到,如今大敌当前,您怎么在这里剔牙呢?
  基伍递给他一块肉,说:这是敌方蓝色魅影佣军团的一位将士坐骑的烤羊腿,你尝尝。
  皮恩这才发现,自己一方的魔法军队已经和蓝色魅影佣军们玩篝火起来了。
  基伍拍了拍皮恩肩膀说:识时务为俊杰,敌方只和我们的魔法军队交战一次,他们就乖乖投降了。
  皮恩说:这么神奇么?
  基伍说:是的。
  皮恩说:那,我方死伤多少?
  基伍说:我方魔法师毫发无损。
  皮恩说:那,敌方又死伤多少?
  基伍说:坐骑全部死亡,魔法师死亡五人,重伤十人。
  皮恩说:那就好那就好,天下终于太平了。
  基伍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不是的,我的露西啊。
  皮恩说:摄政王大人,请问露西怎么了?
  基伍说,被敌方仅剩的一个狡猾的诸侯绑架带走了。
  皮恩说:让我去,这该死的诸侯,死到临头了,还在挣扎,我这次一定不辱使命,一定将露西给您带过来。
  基伍说:不行的,他们弄了个结界,所有人只能进,不能出。
  皮恩说:结界在哪。
  基伍说:咱俩所在的位置就是结界中心,方圆一里进者一出,必死无疑。除非有位万中无一的天才可以找出结界的开关,然后将其关闭。否则日落之前我的露西就归西了。
  皮恩说:妈呀,我第一次听说结界还带有开关呢。
  就在基伍啃着敌方羊腿伤心地大口咀嚼的时候,皮恩突然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他带来的大鱼,此人眼力非凡,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或许他可以看到结界的开关。
  皮恩对基伍说:我有个人选可以随我前去解救露西,来来来,快来参见摄政王。
  大鱼跪在地上,说:小人大鱼,参见摄政王。
  基伍擦了擦嘴上的油,说:你会什么呀?说出你最拿手的。
  大鱼说:小人有时候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基伍顿时来了兴趣,问道:那你说说,皮恩秋裤里面穿的什么颜色裤衩子?
  皮恩听到急忙捂档后退,说:摄政王您,您开什么玩笑,惯不好意思的。
  大鱼说:启禀摄政王,皮恩大人秋裤里面,什么也没穿。
  基伍说:嗯,不错,大家都知道。
  皮恩拼命找地缝钻。
  基伍问:你这透视眼,是天生的,还是后生的?
  大鱼说:是后生的,小时候我爹希望我考个近视,然后我每天都是废寝忘食读书,读啊读,终于读成了近视。
  基伍问:可是近视可透视,是两个概念啊?
  大鱼说:我知道,你听完我说的,后来我不是近视了么,一千多度,就和瞎子差不多,我寻遍神医,他们都说无解,最后实在是没办法,我好几次上厕所都走进女厕所,最终我想出来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吃辣椒。吃的越多,眼睛越疼,疼了半个多月,终于不再疼了。
  基伍说:以毒攻毒,好小子。
  大鱼说:哪,上火太厉害了,我瞎了,整个眼球没有任何反应。
  基伍又问:那你瞎了,为何现在可以看到事物?
  大鱼说:我这是狗眼,是来自西域的器官转移技术治疗的。
  基伍又问:你叫大驴?
  大鱼说:是会游泳的大鱼。
  基伍说:那你再给我看看,我这鞋子里面的袜子是什么颜色的。
  大鱼看了一眼基伍的鞋子,说:左白右黑。
  基伍点点头,说:不错不错,你这透视眼,可否看到这该死的结界开关在哪里,你若救回来露西,皮恩的官职就让给你坐,如何?
  皮恩顿时无语……
  大鱼说:这样不好吧。
  基伍说:哪里不好?
  大鱼说:皮恩大人是我的伯乐,我不应该取代他的官职,我认为您应该让我比皮恩大人官职高些,所谓青出于来胜于蓝。
  皮恩当场吐血……
  基伍挥了挥手,说:别和我在这里瞎贫了,赶快去救吧。
  皮恩和大鱼
  皮恩和大鱼二人骑上骏马一阵风尘而去,其他魔法师保护摄政王,防止有人暗袭。
  大鱼来到一个小河边,下马,小心翼翼靠近一处草丛。
  皮恩紧随其后,突然大鱼停下了。
  皮恩忙小声问道:发现什么了?
  大鱼面色难看,憋的通红,说:我今天早上吃的是前天的剩饭,现在已经憋不住了。
  只听稀里哗啦一阵巨响,臭味迎皮恩的面而来。
  大鱼方便之后,仔细观察了附近,真的在一个小石头下面发现了结界的开关所在,那是一块水系魔法石,鸡蛋大小,但是重达两百斤。
  二人使出吃奶的力气,终于将魔法石抬了起来,然后慢慢向小河靠近。
  皮恩说:慢慢来慢慢来,我有腰间盘。
  大鱼说:为什么要把这个魔法石扔到河里?
  皮恩说:扔到河里,魔法石就会随水流走,法力没有,结界自然会消失,结界不消失,我们根本走不出去的。
  当魔法石砰地一声落到水底随着川流不息的河水滚流而去时天色已晚,在找不到露西,就来不及了。
  结界消失了,皮恩和大鱼快马加鞭,搜寻一处客栈,问了问老板有没有见过一个大官模样的人带着一个女的从这里经过,老板说:这位爷,我这荒郊野岭的客栈,已经十年没见过女的了,更别说大官了。
  当二人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大鱼突然拉着皮恩绕到客栈后面一颗大树那边隐藏起来。
  皮恩说: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么?
  大鱼说:这家客栈很可疑,老板更加可疑。
  皮恩说:为什么?
  大鱼说:第一,没有店小二。第二老板竟然不要求我们住店等明日再找,第三,老板说十年没有见过女的这句话更加可疑,因为我闻到女人所用的香粉味道。
  皮恩说:你到底是狗还是人还是人鱼啊臭小子?
  大鱼说:皮恩大人,你是不是很崇拜我呀,放心,等我们把露西救回来,我的官职比你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啪地一声,皮恩重重给大鱼一嘴巴,说:快点找露西。
  大鱼说:不用找了,大人。
  皮恩说:为什么?
  大鱼说:露西就在这家客栈。
  啪地一声,皮恩再次重重给大鱼一嘴巴,说:你是不是被我打傻了,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他妈一个帐篷两个桌子,还有一个茅房的露天客栈,哪里还有别人,就算是个黄鼠狼,也不会有的。
  话音刚落,一个黄鼠狼从树上掉了下来,结结实实趴在皮恩肩膀上。
  大鱼说:这个母黄鼠狼太不要脸了,竟然可以这样。
  皮恩说:还不赶快拿走。你怎么知道这个黄鼠狼是母的。
  大鱼说:它有奶。
  皮恩说:那你怎么说它不要脸?
  大鱼说:它没穿衣服。
  皮恩再次吐血……
  大鱼指向茅房说:我看到茅房有个女人在方便。
  皮恩说:我怎么看不到?哪呢哪呢?
  大鱼说:跟我来。
  二人刚走出两把明晃晃的刀已经架在两人脖子上,一把是刚才的客栈老板拿着,一把是一个身受重伤的魔法师拿着。
  客栈老板说:高人呐,竟然追到这里来。
  皮恩说:阁下是那个绑架露西的诸侯君么?
  客栈老板说:你死到临到了,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怎么样,你能杀了我么?哈哈哈哈哈。
  诸侯张嘴哈哈大笑,噗嗤一声,魔法师的刀捅到诸侯心脏。
  诸侯倒地,鲜血染红了茅房的地面,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尖叫。
  皮恩说:这位魔法师,为何杀了你的主人?
  魔法师说:我想通了,跟着诸侯混不行,迟早要死的,现在我愿意跟着你们,一起保护楼兰。
  皮恩仔细看了看此人,觉得不像是撒谎,说:那么好,你这样说,我很欣慰,希望你可以一起和我们保护楼兰。
  茅房里的露西被解救了,四人快马加鞭,回到基伍那里,大家聚在一起,欢呼雀跃。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诸侯被灭,从此再也没有诸侯造反,楼兰永享太平。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