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书名:
玄灵剑缘录
作者:
本章字数:
4670
更新时间:
2021-06-20 05:06:08
  御剑之下风剑缘与雪莲心很快来到雄狮城上空,随后两人蓦地一惊,只见城中家家悬挂白缟,极为地醒目。
  风剑缘一瞧一下很快明白,旋即与雪莲心对视一眼,缓缓道:“看来我的死讯已然在城中传开。”言毕歉声一叹道,“我风剑缘何德何能,竟让这诸多百姓为我着素祭奠,当真是羞煞我也!”
  雪莲心望着他柔声道:“这都是剑缘哥哥平日里积累的功德啊。这次战役你只身击退南蛮军,救了整城的百姓,所以百姓才会自发的替你着素祭奠。剑缘哥哥你应该开心才是啊!”
  风剑缘闻言苦笑一声,道:“好了。我们还是马上去城主府将我没死的消息告诉熊城主和大伙。”
  “好!”雪莲心缓缓点头道。
  行至城主府大门口,风剑缘缓缓降下剑身,抬头望去见城主府大门口也是一副办丧景象,心中苦笑之余,牵起雪莲心的柔荑缓缓上前。
  门口的两名守卫见一男一女上前,当即上来盘问。那守卫是王府中人,自然识得风剑缘面容,一见死而复活的风剑缘,旋即吓了一跳,而后一声惊呼,两人齐齐颠绊着跑进王府,口中不觉连连呼喊:“有鬼啊!御亲王的鬼魂回来了!”
  这一声声惊呼很快在王府内引起一阵的骚动。片刻后,从王府内院中急奔而出若干人众,为首的正是雄狮城主熊义,而后的便是史冲、龙镜真人、会空神僧,布衣神僧等一班守城玄士。
  众人见风剑缘安然无恙,惊异之余均是喜出望外。而熊义也早已忍不住喜悦之情将风剑缘环入双臂之间,犹自不信道:“王爷你当真没死?”
  “是,剑缘没死。”风剑缘微笑道。
  “苍生之幸,天下之幸。”熊义无比激动道,良久后才缓缓放开环住的双臂,一指他身旁的雪莲心问道,“这位姑娘是?”
  “她是我的未婚妻,紫云宫掌门雪莲心雪掌门。”风剑缘望着雪莲心缓缓道。
  “雪掌门,她不是?”此言一处,熊义不禁出声问道。而后他发现身旁的众人均是呆愣在地,一脸的难以置信。
  见此情景,风剑缘微笑道:“莲心她是死过一次,不过上天怜我风剑缘孤苦,不忍将她从我身旁夺走。所以又让她活了过来。”说着朝雪莲心幸福一笑。
  众人闻言,惊讶的表情逐渐转化为好奇。龙镜真人不解道:“按理说,‘天泪冰焰’一旦施展,肉身化灵,段不可能有重生之理,除非……”说道这里,龙镜真人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这当真是千年难遇的奇事。”说着他目视雪莲心道,“孩子,上天垂怜于你,你须得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缘。”
  “师叔教会,莲心铭记在心。在莲心有生之年定然多行善事,广积功德回报上苍恩典。”雪莲心恭敬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熊义不禁出声问道。众人闻言,也是齐齐面露好奇。
  风剑缘闻言刚要出声解释,众人背后蓦地响起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两人急切地穿过人群来到风剑缘面前。其中一人面容清秀绝伦,正是与风剑缘分开多日的冰心玉。而另一人容貌端庄,风姿卓越,却是水族水碧寒。此刻她正一脸欢喜地望着两人。
  “心玉,你还好吗?”风剑缘微笑地望着已然泪眼婆娑的冰心玉,也不顾及众人在场,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孩子,你是得了心月的身子才复活的?”水碧寒不答,望着眼前的雪莲心柔声问道。
  雪莲心闻言,缓缓点头道:“是的。“说着她缓缓跪倒道,“莲心是得了心月姑娘的肉身才能得以复活的。只要水族长不嫌弃,莲心愿认水族长为母。”
  “真的吗?”水碧寒闻言,一脸激动,旋即将雪莲心扶起道:“好,好孩子。”说着抚着雪莲心的脸庞泣声道,“像,真像。当真与昔日的心月一摸一样。”
  “莲心见过娘亲。”说着,雪莲心再次拜倒。
  “起来孩子。”水碧寒将她扶起,随后双手合十道,“上苍怜我水碧寒思女之苦,将女儿重还于我。水碧寒在此发誓有生之年定然行善积德,回报上苍。”
  众人见原本的哀事转眼变成了喜事,无不喜悦。
  喜悦之余,龙镜真人对风剑缘死而复生之事十分好奇,便出言询问。
  风剑缘闻言,微微皱眉旋即笑道:“这事说来话长。我之所以不死是得力于《天魔残卷》中的魔功。”
  “《天魔残卷》?”众人闻言均是惊呼不已。
  “正是。”风剑缘正声道。随后将在西疆九龙神教中的遭遇简单地说了一遍。众人闻言无不惊叹。
  龙镜真人道:“怪不得剑缘你在成魔后功力大涨,却是如此缘由。”
  风剑缘随即解释道,“三百年前风覆云之所以在施展了‘天魔劫灭*’后身死魂灭,是因为他所学的魔功并不完整,施展之后无法保全自己。而我学的却是全部,除了对自己身体会有一定的伤害外,并不会身死魂灭。”
  “原来如此。”众人闻言,恍然大悟,齐齐点头。
  对于此事,风剑缘并不想提及太多,随后转开话题向熊义问道,“熊城主,白天一战后,南蛮军动静如何,还有水伯母他们是何时到此的?”
  熊义闻言抱拳道:“这四日来,南蛮军并无异动。至于水族长他们是前日奉旨到达雄狮城的。”
  风剑缘闻言一愣,心道:“原来我已昏迷了四天。”思毕,缓缓点头道,“没有动静最好。如今南蛮军损失惨重,加上失了龙魔死士,短日之间必然不敢出兵来犯。我们可以借机整顿布置一番。”说道此处,风剑缘皱眉道,“如今让人顾忌的也只有宫龙奴一人。他虽然只学会了一部分龙魔神力,但依旧难以抵挡。若是南蛮军来犯,我等与之真正动气手来,只怕不是他的敌手。”
  众人闻言均是面露忧愁。却听会空神僧笑道:“大伙不必心忧。那次是我等没有堤防。如今有剑缘师侄在,若是真正动起收来也未必斗不过他。”
  “会空师叔说的对!如今有剑缘兄在,若是真正与那宫龙奴动起手来也未必会输于他。”史冲欣然道。
  风剑缘闻言摇头道:“自那次成魔之后,《天魔残卷》上的魔功我已立誓不用。那次是*不得已才冒险施展。而且《天魔残卷》上的魔功施展的多了身上的魔气便会与日俱增。倘若我再施,我怕又要重蹈覆辙。”
  会空神僧闻言,口宣佛号,便不再言。众人闻言亦是无语。
  风剑缘见众人忧心失落之情,便对着熊义笑道:“如今水伯母认女,剑缘又侥幸不死,理应庆贺一番才是。熊城主何不尽一番地主之谊?”
  熊义闻言,会意道:“王爷说的是。我这就命人下去准备。”
  中午时分,熊义便命人准备了酒席。而在席间,雪莲心也正是和水碧寒行了母女之礼,拜水碧寒为母。
  几日来的战乱让众人倍感疲惫,,难得有此喜事,在场众人无不洋溢着畅快。
  但是风剑缘依旧感到一丝的股沉闷之气,尤其是史冲和冰勇更是言笑甚少。如此情景却让风剑缘心中的一个疑问更加浓烈起来:自从自己来到王府一直不曾见到雪虎。而换在平日,分别几日,雪虎也总是第一个来见自己,而此番自己死而复生却没见到他的身影,端的有些奇怪。
  对于心中疑问,方才入席前,风剑缘也问过冰勇。但冰勇只说,雪灵和福伯思念雪虎便叫雪虎回神雪宫了。而如此解释固然不错,只是风剑缘发现冰勇严词间面色有异,似乎在隐瞒什么。而自己心中也有一丝的异样,总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
  散席后已然是酉时时分,众人各自回房休息。雪莲心因为刚和水碧寒认了母女,便被水碧寒叫入了自己房间。
  面对着心中的疑问,风剑缘也打定了注意,在离席后悄然与冰心玉对望一眼,随后与众人道别回房。
  冰心玉与他目光一对,似乎也知道他在想什么,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忧意。
  戌时时分,风剑缘悄然来到冰心玉的房门前。冰心玉似乎也知道他会来,很快便打开了房门。
  今夜依稀有些月光。冰心玉关上房门与风剑缘一道坐在了床沿上。风剑缘缓缓地将她的身体转过来,目视着她绝美的容颜问道:“告诉我小虎是不是出事了?冰伯伯他一定瞒着我什么,是不是?”
  冰心玉望着他,目光一凝,正声道:“这件事心玉可以告诉剑缘哥哥。但是在此之前,剑缘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大难不死的原因。”
  “原来你都知道了……”风剑缘面露一丝无奈。
  冰心玉见风剑缘面有犹豫,续道,“是不是那‘玄龙咒刑’……剑缘哥哥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说道此处,冰心玉已然不禁淌下泪来。旋即扑入风剑缘怀中。
  “对!我活不了多久了!”风剑缘也不隐瞒。
  “还有多少时日。”冰心玉迅速问道。
  “我也不敢确定。若是没有天圣长老给的静咒神符,我怕早已饱受咒刑之苦了。但是静咒神符只是将我前几次咒力给延后了,一旦镇不住‘玄龙魔咒’,那将是我的死期。而此次施展‘天魔劫灭*’我虽能依靠咒力侥幸不死,但我愈发地感到体内有股戾气在蠢蠢欲动。若我估计不错,我还有七日的性命。”说完,风剑缘拿出手绢替冰心玉擦去眼角的泪水,道,“好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小虎去哪里了?”
  冰心玉闻言一怔,缓缓道:“小虎弟弟他,为了替你报仇,只身去了黑龙海域去取‘轮转玄龟’的内丹。如今已然走了三日,生死未卜。”
  “什么!小虎他去了黑龙海域!”风剑缘讶然道,旋即起身踱步沉思起来。
  约过了一刻时分,风剑缘回到床沿,凝视着冰心玉,缓缓道:“我……”
  话未出口,冰心玉已然伸指抵住了他的双唇,柔声道:“剑缘哥哥,你不必说了。你想去就去去吧。但是心玉有个要求:你今晚可不可以不走。”
  风剑缘闻言,亦是温柔道:“我今晚能来,便不打算回去。”说着在她耳旁轻声道,“今晚,我们亲热到天亮。”言毕顺势将她压倒在床上。
  狂风骤雨之后,冰心玉出奇的平静,望着风剑缘正色道:“剑缘哥哥。我们是不是太自私了。要是你离开了,雪姐姐和容心姑娘他们怎么办啊!”
  “你放心。在我死之前我一定会回来见你们的。那时我就请皇兄证婚风风光光娶你们过门。”说完这句,风剑缘皱眉道,“只是我担心眼下的情势容不得我离开。一旦我离开的消失被南蛮军得知,只怕他们即可就会进军来犯。那时雄狮城就危险了。”
  “这个剑缘哥哥你现在不需担心。水族长已然命水族的两位长老及水族玄士在绝龙滩设下了极为厉害的水阵。有他们*控水阵,南蛮军应该不会这么快来犯。”冰心玉道。
  “原来如此。这下我放心了。”风剑缘点头道,“明日一早我便去黑龙海找小虎,最多三日便回。你不必担心。”“那要是回不来呢?”冰心玉望着他平静道。
  “要是回不来,就按那日你说的。等我们的孩儿出世成人,你便下来陪我。若是没有孩儿,你便来黑龙海域找我,我们死后再做夫妻。”
  “那雪姐姐他们呢,怎么办?”冰心玉道。
  “她们。”风剑缘闻言微微皱眉,沉吟片刻后取来九转锦囊,从里面取出一块冰玉青莲的残质,旋即用刻刀刻出一株玉像来,却是自己的模样。而后,他咬破自己的中指将血滴在玉像上,再以手代笔,瞬间画出一道符印注入玉像之上,而后将它交给冰心玉道:“我已在玉像内施下长明咒。只要我还活着玉像中的灵光便不会散去。”
  “那有什么用?”冰心玉截声道。
  “你先听我说完”风剑缘续道,“这可不是一道普通的长明咒。因为此咒是我血液铸成,所以不同于一般。即便是我身死魂灭了,玉像内的光影依旧不会消失。若是我回不来了,你就将这个玉像交给她们。她们见到我设下的长明咒灵光还在,便会以为我还活着。”风剑缘缓缓道。
  “剑缘哥哥。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我…….”说着冰心玉又哭泣起来。
  “心玉别哭。风剑缘将她紧紧搂入怀中。”叹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们已然为我付出太多太多。我再不能自私了。毕竟活着总比死了好。”说着他目视冰心玉道,“所以为了她们,还有我们未出生的孩子。我希望你也能好好活着。”
  “心玉做不到,我做不到。”说着冰心玉再次哭着扑入风剑缘怀中。
  如此哭了很久,渐渐平静下来的冰心玉望着风剑缘平静道:“心玉答应剑缘哥哥,为了容心姐姐他们。为了我们未出世的孩子,心玉答应你好好活下去!”
  “好!”风剑缘闻言欢喜一笑,伸手抚过冰心玉那梨花带雨的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