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敌我故人

书名:
战灵
作者:
本章字数:
3649
更新时间:
2020-12-30 05:12:04
  “将军,原来是他们,我将他们带来了。”赖明杰的声音远远传来,拓宇等人急忙勒马向前查看,便见赖明杰带着十几个人快速向这边移来,其中几个人还身受重伤,最严重一人满脸血渍,身上往下流的血还未停止。
  “快传军医。”拓宇忙叫道。
  “是,是枯参少侠,居然是他,毒死鬼,快醒醒,看我们遇见谁了?”只见一人持剑扶着身受重伤之人,见到拓宇却是大喜过望。
  “真是枯参少侠,毒死鬼,我们有救了。”持着一个青木法杖的红袍人也大喜。
  “九公子,原来是他们三个,那日在奇香楼被你打发走的那三个人。”夕颜一眼便认出了茅胜石、幽元扩、癞三,他也诧异三人为何会出现在此。
  “真是他们三个,奇怪,他们怎么会跑到这西北苦寒之地来?”拓宇说着已经下马,快速上前握起癞三的手,“还好,全是皮外伤,修养些时日就无大碍。”
  拓宇说着,又出手点了癞三身上几处大穴,癞三一口气上来立即吐出一大口鲜血,接着醒了过来:“枯参公子,怎么会是你?这又是怎么回事?”癞三看见拓宇欣喜万分,又看见拓宇身后的大军,心里更是疑惑。
  “三位大哥莫要见怪,当日在奇香楼,我因为有事不得已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其实我不叫枯参,我的真实身份是赫陨王辽魇的第九义子,名为拓宇,”拓宇又转身指着身后的大军,“后面这近十万大军便是由我率领,特奉王爷命令来征伐西北。”
  “什么,你竟然是赫陨王的义子?”剑客茅胜石诧异的看着拓宇。
  “茅大哥觉得有什么不妥吗?”拓宇问。
  “哎,是这样,当初从奇香楼出来时,我和癞三追上茅胜石,听闻赫陨王辽魇德高望重,爱民如子,膝下又收了九位义子,而且个个本事极大,我们知道王爷如今对于收罗人才这事全都交给了这些义子,就想着前去投靠还身在王府的枯晨公子,哪知我们等了半个多月,枯晨公子都没有召见我等,不得已,我们只能另谋他处,来到了西北。”
  幽元扩说完,军医已经给癞三包扎完毕,两名士兵已经将他抬上担架。
  “哦,原来是这样,三位大哥,如今你们都受了伤,不如先在我军中调息数日,待伤养好再行离去,可好?”拓宇问道。
  “将军,我们军至西北,当严守军令,三日来自地方境内,如若我们消息泄露,那大军就危险了。”王皓急忙向前说道。
  “这位将军是想说我们是奸细吗,既然如此,九公子,那我们还是就此拜别的好?”癞三躺在担架上,挣扎着起身,夕颜急忙扶住了他。
  “王将军,如今三军统帅可是九公子拓宇,如何行事该由他决断,我等但须听从才是。”夕颜不悦的说道。
  “夕颜统领误会了,我只是为大军着想。”王皓解释。
  “将军,我相信三位英雄不会是那种人,奇香楼一战我们虽然是敌人,但他们都是个光明磊落的好男儿。”赖明杰也大声说。
  “好了,大家不要再说了,王将军也是出于大军安全着想,出发点并无坏处,毕竟我们已经在西北,但是我相信三位大哥,相信他们不会加害于我,我已经决定带上他们,请各位将军不要再有异议。”拓宇说着便扶起手上也重了一刀的茅胜石,“来人,牵两匹马给茅大哥和幽元大哥乘骑,你们四人轮流换台担架,一定要照顾好癞三大哥。”
  见拓宇如此,三人顿时感激备至,心里莫不欢喜,茅胜石和幽元扩对望一眼,急忙在拓宇面前下跪:
  “大将军,我们兄弟三人以前不知道你就是赫陨王爷的九公子,如若知道,我们早就投靠于你,今日在此相会,必是上天的安排,还请将军收下我们兄弟三人,让我们在你军中效力。”
  “啊。你们真的愿意过来?”赖明杰大喜。
  “哎,你着什么急呀,将军还没发话呢?”陆离花小声说道。
  “哦,对对对。”赖明杰大笑。
  “三位大哥真的愿意为我效力吗?”拓宇再次问。
  “我们愿意,若有二心,天诛地灭,不得好死。”茅胜石和幽元扩一齐发誓。
  “我也是。”躺在担架上的癞三也附和。
  “好,三位大哥,其实一看见你们我就想相邀你们进我军帐为将,因为我此时正是缺少大将之时,有了你们我自然如虎添翼,刚刚只是怕你们三人不愿与我等结友,故才想多挽留你们几日,以表心意,这下好了,哈哈,我又得三位大将啊。”
  夕颜看着拓宇的神色也是高兴,但还是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该走了,九公子,再过一会可就要天黑了,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三军听令,继续出发。”拓宇命令道。
  太阳落山,西北的风就更大了,但拓宇确是倍感高兴,赖明杰、陆离花、夕颜同样如此,唯独王皓越走越慢,然后悄悄对几名属下小声吩咐,让他们要注意茅胜石三人,切不可让三人在军营里随意走动。
  “大将军,那日在奇香楼,你装作那位小姐的侍从,又化名枯参,真的太让人想不到了,要是早知道你就是那个在破晓郡一战成名的拓宇,那我们就投靠你得了。”
  “哎。”听到幽元扩说起秋叶衣,拓宇心里顿时又难过起来,但幽元扩却是以为拓宇也和他们一样错过了机会,于是又说道:
  “大将军也不必叹气,都说好事多磨,我们这不就走在一起了吗?”
  “说得对,”拓宇掩饰住哀伤,“那后来你们又是怎么到西北的,为何又被人追杀至此?”
  “哎,一说到此事我就揪心,”茅胜石叹了口气,“我们兄弟三人受将军你点化,就想做一些有利于民的事情,见投枯晨公子不成,于是就想要去参军,但是参军肯定也要找正义之师不是,七空不咯肯定是去不成,想着赫陨王的两路大军属下又是大将林立,我等前去也无所作为,其他各国又无仗可打,现在最缺将才就是西北王马鞍三的义军了,又听闻他属下不知道何时多了位即会统兵打仗又会用人的军师,所以我们三人组织了百人到了这荒凉的西北,可惜却落得如此下场,还差点送了命。”
  “西北王马鞍三,就是那些民众组成的叛军首领?”夕颜问。
  “对啊,就是他,本以为凭着我们三人的本事肯定会受到重用,哪知事情却并非如此,”茅胜石说道,“我们一进他们的军营,那马鞍三就将我们全部抓起来毒打了一顿,因为我们是从王爷的赫陨城去的,他就说我们是奸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杀了我们,还好军师阻止了他。”
  “那为何后来又要追杀你们?”拓宇又问。
  “说真的,那位军师和马鞍三的那几个王倒是真不一样,可是他只是出谋划策,并无统兵之权,看他出手救我们三人的手法,武艺恐怕远在我等之上,”幽元扩想着当时的情景继续描述,“对,绝对在我们之上,后来他救下我们,好生款待,说是会在马鞍三面前替我们兄弟三人说情,让我们一定要耐心等待,可惜在这件事情上,马鞍三似乎并不听他的,只是将我们三人分给东王武狼属下,结果武狼又把我们成一个小队,分来分去我们越分越小,最后还是我们这上百人自成一队,根本得不到重用。”
  “如此说来,这马鞍三也不是什么会用人之人嘛。”赖明杰笑道。
  “哎,确实如此啊,说来惭愧,也怪我多事,”躺在担架上的癞三说道,“得不到重用,我便想着要在他们面前显露下自己的本事,好让他们见识一下凭我们的本事可以做什么,于是那日,我便在我两百米外的地方全部施放了无色无味的毒粉,而我自己却在帐中一步未动,效果是达成了,东王也答应只要我解开众人之毒就任命我三人做他手下大将,哪知毒一解他便立即反悔,还说要不是看在军师面上,早就将我三人正法,如今证据确凿正好杀之,我们无奈,这才逃离至此。”
  “你们三人能逃出那么多人的围追堵截,也确实是有本事了。”陆离花安慰道。
  “哎,我们三人合力,诸位也见过,剑法、术法、毒药齐发,逃离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带去的百人只剩下这二十人不到,我们对不起他们啊。”幽元扩叹息。
  天已经全部暗下来,拓宇的大军已经点起了火把,这西北的气候说来也怪,天一黑,风也停了,等到一开阔的地方,拓宇才命大军停下来安营扎寨,自己则一直思索着刚刚幽元扩三人的话,然后又换来两名身着军服,但手上都有一只蝙蝠图案的属下问道:
  “柯泽芳、小络、多泽三人有消息了吗?”
  “盟主,三位首领已经探得消息,正在回来的途中。”
  “他们安全回来就好。”
  拓宇说完,又来到其他将领旁边坐下,他们中间已经生起了一个巨大的火堆,癞三已经休息,拓宇便在幽元扩和茅胜石中间坐下来。
  “二位大哥,如今既然你们已经在我手下为将,那我就叫你们幽元将军,茅将军了。”拓宇说。
  “大将军该当如此称呼才是。”两人一起说。
  “那好,二位将军,我有一事想问你们,那个马鞍三的军师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拓宇奇怪的问。
  “说来奇怪,此人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大概四十岁左右,相貌也算英俊,和我们这些村夫倒还真不一样,要不是那晚我睡得太晚起身出恭,看见他对着东面祭奠一人,刚好听到了他的话,还真不知道他叫什么?”幽元扩说。
  “他说了什么?”拓宇问。
  “我就听见他说:淳化无能,只能在此辅佐能与之为敌之人,可是凭此人怎能成大器,您的大仇何时能报?前面说的没听到,就这一句,后来他好像感觉到我的存在,所以便停止了。”
  “淳化。”拓宇吐出这两个字,身体顿时打了个寒颤,心里也倒抽一口凉气,因为他根本就忘不了这个名字,这个差点夺去他性命的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