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书名:
浪涌红尘
作者:
本章字数:
2060
更新时间:
2020-12-11 14:12:11
  可我这也是万不得已啊,匍伏着一点儿点地爬了过去,不想这个狗洞又长又岳的,都半个很长时间辰了还没有见到头,那里面还不缺少一两条岔路,简直就是一个屈人版袖珍不易探索的领域,转的耐性已经都要磨光了。
  我长吸了一口气儿,将星空图朝前推了推,仰身躺了片刻,心越急越走不出去,甚至于还有可能有被憋死的危险,伸手敲敲头顶的石壁,是实心的,我就不信任了,翻身起来,用手推着星空图接着朝前走,这次在分叉口的时刻,专门特地用手探探了空气流动的方向,有风吹来的地方肯定是出口。
  我就用着这个所说的的方法,终于在两个时辰后发觉了一条路,固然这个还不是真正的出口,不过到底可以直平身子走路了。我抱着星空图边走边仔细观察着此地,疑问窦生,光源是从哪儿来的呢,确实都是石块啊,也没有找到不论什么的闪光体,难不成这处的石块都是会闪光的?我的步子越来越快,终于在适合了一阵子儿异常灿烂的光焰过后,浑身僵直地看着眼前的奇景,世界上真有这么的地方吗?
  这处俨然就是一个专心制造的龙王殿,然而百平米左右的地方,却满室的璀璨光焰,从墙壁到地面都是由一块快正方的黑白透明水晶拼接而成,正前方吊挂着一个很大的黑白相间的罗经,好像与星空图的外表有点大致相似,不过却多了一个巴掌体积厚的正方深坑,除此之外就不见有其它的摆放了,固然我浑如进去审视看,不过踟蹰了良久始末不敢朝前迈动步子,由于这处始末让我感到有点不安,所以还是谨慎为妙。
  我放下星空图,眼球一一扫过全部的景色,为何心中的不安这样猛烈,难不成又要有事发生吗?没察觉中,我的脚竟至朝前跨了一步,啪,地面竟至着手动了起来,眼疾做事快地抓起星空图,我的身子已经进入这个透明水晶制造的小世界。
  脚下的这块黑色透明水晶已经朝前移动了有两步远,再看看整个儿屋子的透明水晶块也随之发生了变幻,我清楚了,这一块块价值价不低的透明水晶恐怕就是扳机了,站得好就可以靠近那个圆盘,站得不好估计就要被暗中算计,我手上还抱着一个家伙,不晓得关键时候能不可以做挡箭牌。
  我要好好思量想念一下子,地面的黑白透明水晶随心交错着,刚刚乍一看中去好似没有不论什么的规律可遵循,不过通过变幻后的图样又好像可以看出些容貌或纲要,不相同会儿被眼前黑黑白白的一片弄得头都大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我只看出了地面和屋顶上头的透明水晶颜色是相不赞成称的外,剩下的还是毫无所知。
  望望眼前那个硕大的罗经,我和它然而只有十多米的距离,就不信了,活人还能让N憋死,抱起星空图就如离弦的箭般朝前射了出去,眼看着就要胜利在望了,脚底的透明水晶也没有闲着,固然没有给我来两个暗中射出的箭、毒气啊之类,却在关键时候一个刹那大转移,我还没有赶得及跳起来就已经到罗经的最右面,不断了念头又试了几次,最后结果却发觉每每都只差那么一点儿点,就这么,这么几次在这以后我又回到罗经对面的那个位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也越来越轻浮急躁,抱着星空图的臂膀也困疼承受不了,此地看似无害,可是干耗也能把人耗死啊,正烦闷中眼神儿无意中落到星空图上,眼球刹那亮了起来,再看看罗经上那个正方的深坑,一丝灵光从脑际里闪过,难不成老天这次对我这样好,只需做一个填空就全解决了?
  我犹疑着将星空图从盒子里边拿出来,而后目测了一下子罗经上的体积,好似是相差无几,试还是不试?试可能销毁星空图,如今我还没有解出它的神秘;不试,此地我出也不去,只能在几个位置来回走,最终的最后结果肯定是会被耗死,如今纵然凌找到我,估计也只是泉下路上多一个伴儿罢了。
  衡量再三,我还是决定试一试,假如星空图不幸运被销毁了,那么只能说是天要亡这片大陆,也无须再忌惮这样多了,想到这处,我的心绪轻松了众多,好好地歇息了一下子,然而为了能够上限地避免显露出来不测,我还是施行了几次演示,通过相比较,发觉了正对着罗经的那个位置,投掷星空图成功的有可能性最大。
  我留心里默默地祷告了一下子,捧起星空图就朝罗经疾速跃去,近了,又近了,在地面再一次发生要变动之时,迅即将手中的物品抛向那个正方的深坑,成功了,我被转向罗经的另一边儿时,星空图不偏不歪地正落于那个位置。
  正当我欣慰的时刻,星空图忽然旋转了起来,紧继续好像触动了某个扳机,只听到一阵子儿齿轮咬和的声响后,屋顶、地面还有其它四个墙面上的黑白透明水晶块竟至都着手了大平面或物体表面的大小的移动,并且是有规律地朝着屋内最核心的一个点移动。
  天,他们不是要做人肉馅的透明水晶包吧,我随着脚下的透明水晶平安稳当地移动着,动也不敢动,当这六个晶面渐渐汇成了和罗经体积的正方形体时,终于停了下来,我的手甚至于可以触遇到罗经和星空图,齿轮咬和的声响也休止了,周围一片静悄悄儿地的。
  在我准备去探个底时,忽然着颤动起来,六个晶面徐徐敞开、最终形成了一个透明水晶面,好似星空的放大版,我惊奇地行驶在水晶地面上,有点胡涂了“啊,啊……”
  一转头,一个花白胡子、拄着龙头手杖的老头显露在半空寂:“你想去哪儿?”
  “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