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白家(2)

书名:
修仙保镖
作者:
本章字数:
2928
更新时间:
2020-12-11 14:12:10
  “这么大的姑娘了,走路还摔跤!唉唉,真真是没一点淑女的模样,日后怎么嫁出去哦!”
  白夫人的大声哀叹隐隐从楼下传来,听得慕容灵雪直乐,而白凝君则耷拉了小脑袋,皱着小脸叹道:“唉,我那可怜的老妈啊,从我五岁懂事起就怕我没法嫁出去,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我看……”慕容灵雪笑着轻轻地戳了表妹额头下,小声道:“恶人就要恶人磨!你个小妖精,要不是有小姨管着,你还不得大闹天宫啊!”
  “要不……”小女孩忽然瞄着在微暗的转角中的俊秀男子,小声道:“你就将那个超俊俏的大帅哥保镖送给我?嘻嘻,那我就一辈子不愁啦!”
  “什么……什么送给你?!”慕容灵雪又一次被这个小丫头彪悍的言语吓倒,“你……你这个丫头也不知羞!”
  “怎么,不舍得?”小女孩噘起小嘴,迷雾般眼眸却如潋滟的秋波朝男人妩媚地荡去。
  天啊,如今的女孩子果然早熟!慕容灵雪彻底服了,而长孙无容自然是温煦如风、依旧故我的站在一旁,不过有些古怪的是,他心里对女孩肆无忌惮的言行,心底隐有一丝暖意,好像在瞧着自己的亲人一般……
  回山庄的路上。
  自从那次乘车事件后,慕容灵雪就再也没有乘坐那辆爱车,而是将那辆珍藏版的凯迪拉克锁进了车库,只是让人定期做做保养。
  “刚才小君说的……你心动了吧?”
  女皇忽然转头,明眸凝视着正专心开车的长发男子。
  “您所指何事?”长孙无容哪里有心思多想她所知的东西,神情颇有些莫名其妙。
  “还文绉绉的嘛,不过看你当时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女皇脸上一片幽怨,低声嘀咕道:“就知道用一大堆的敬语和客套词敷衍,从来不说真话,小坏蛋!”
  男人望着她无奈的笑了一下,还是专注的开车。
  “不准想她!”良久,女皇忽然冷冷道,“她才十三岁呢!”
  “我知道了”长孙无容嘴角挽起一丝斜线的笑容无奈地回答,嘴角沁出一抹苦笑。
  慕容灵雪绝对不会知道,刚才的话竟然被眼前这个的俊美少年理解为她对他的斥责!
  在得到银行方面的大力支持后,天河集团和韩国现代、SK集团的合资企业热火朝天地启动,而此次投资将意味着大陆制造正式跨入12?季г彩贝?,对大陆电子行业可谓是划时代的投资行为。此前,为了维持对华技术壁垒,国外甚至就连在大陆投资一个八?季г渤Ф蓟岱⑸?剧烈争论。
  在奠基仪式上,由于投资巨大,影响深远,**中央政治局委员、江苏省省委书记刘圣通同志亲自出席,其他党政高官更是蜂拥而至。
  “慕董是慕容大哥的长女?”
  身材高大的刘书记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赤铜色的国字脸露出缅怀感伤的神色,“去年这个时候,我正准备来江苏赴任,还在北京招待过你爸爸哩!”
  “是。这次企业投资,谢谢刘伯伯的支持!”慕容灵雪脸上闪过一抹伤痕,但此刻却并不容她伤感。
  刘圣通忽然转身用力握住长孙无容的手,满脸的真挚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撼:“好好保护她!谢谢!”
  “我知道,应该的。”长孙无容淡淡一笑,并没有因为省委书记和自己握手而稍有激动。
  “刘伯伯,你们认识?”慕容灵雪惊讶地问道,心底却在暗笑:“臭小鬼,这回终于有人知道你的底细了吧?”
  “哦!”刘圣通开朗地笑了起来,指着长孙无容道:“我和他也是初见见面,只是听说过他在新疆那次恐怖事件时,英姿勃发,一人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使众多恶徒都垂首伏法。虽然年轻,不过也是罕见的少年英雄,那副泰山崩裂之前镇定自若的豪气,自从那次事后,不少军区的首长还跟我不断打听,说这个少年是何方神圣,想让他军界好好培养深造!能聘请到他当保镖,是你的幸运!”
  “嗯”慕容灵雪秀眉轻轻皱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神越发奇异。
  接着刘圣通慕容灵雪、韩国现代集团和SK集团代表谈论起苏州工业园的发展问题,提到在苏州建设一家第八代液晶面板厂的可能性。
  “臭小子!这次算你侥幸”慕容灵雪心不在焉地听着刘圣通雄心勃勃的发言,时不时瞟一眼身后那个龙章凤姿、天质自然的俊雅男子。
  然而正在此时,一个不速之客令慕容灵雪分外不快起来。
  “刘叔叔您好!”
  一个身材高大、器宇轩昂到嚣张地步的青年微笑着走了过来。
  “小俊?”刘圣通一怔,随即露出亲和的微笑,“你怎么来了?”
  两人寒暄过后,刘圣通问道:“郑副总理还好吧?”
  “谢谢刘叔叔的相询,我爸爸身体很好。郭伯伯,最近……”吴宇星微笑起来,眼神转向慕容灵雪,“我的一个朋友想和天河集团合作做些生意,可北宫小姐好像不大乐意,你可要帮忙牵牵线!”
  “嗯,你们认识?”刘圣通淡淡问道。
  “当然!”吴宇星笑道:“慕容小姐可是东方第一美女,我是仰慕已久啊!”
  相对这些黄口小儿而言,刘圣通算得上成精的千年老妖,此刻早已看出了门道,呵呵一笑摇手说:“你们之间的合作我可帮不上忙啊!现代企业制度下,我怎么能干涉你们企业间的合作?不过小俊,中央一再三令五申,不准领导子弟经商,你可不要违法这个政策哦!”
  “没有没有!郭伯伯,只是我一个朋友的公司。”吴宇星微笑着转而对慕容灵雪道,“北宫小姐,我们之间有合作的可能吗?”
  “对不起!”慕容灵雪彬彬有礼地微微颔首,淡雅地一笑,“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合作的空间。天河集团发展到现在,缺乏的并不是资金或者空间,而是核心技术。或许,金鼎和您朋友公司的层面并不一样!”
  “是啊!”刘圣通赞许地点头,“华夏公司重复投资、一哄而上、一哄而散的现象实在是太多了!就是要掌握核心技术,正是因为工业制造的核心技术大部分掌握在国外企业的手里,我们企业的发展才受到了很大的制约!北董,你的想法很好,很不错,有前瞻性啊!”
  “呵呵,是吗?”吴宇星瞄了长孙无容一眼,脸上闪过一丝阴鸷的恨意,随即自嘲地笑了起来,“看来,天河的明天会更好啊!”
  “小白脸…那个,长孙无容……”
  脑海中想着事情的慕容灵雪竟然脱口而出某个极不礼貌的称呼,这让她羞赧得差点无地自容,脸上绯红一片,良久垂下脑袋,让流垂的秀发遮住羞难自禁的自己,“对……对不起!”
  “哧……”
  长孙无容先是一愣,随即出乎意料地忍不住爽朗的笑了起来,明亮璀璨的凤眼更是眯成的看不见瞳孔,脑后的发丝更是被车内的空调吹的略微飘起,薄唇更是咧开两个深深的酒窝,露出白润的一口牙,而且笑意一旦荡漾开来,嘴角几乎都合不住,双肩更是微微耸动——对于一个常年很少如此放肆大笑的男人来说,此刻莫名其妙的开心,竟然分外畅快!
  “你大笑甚么?”
  慕容灵雪貌似娇屈地仰起清丽的脸庞,眸中闪烁着迷?鞫?灵动的光彩,樱唇撅起老高,让长孙无容为之心跳略微加速,“小坏蛋!”
  长孙无容定了定灵台,全力收摄心神后,终于隐忍住让自己为之讶然的笑意,微微点头温和道:“对不起!只是我第一次从你口里听到这三个字,”
  “我不小心的嘛,刚才不是道过歉了嘛,你还要我怎么样,再说思月、菲儿她们能说,我就不能说,还有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这声道歉不知怎么的让女皇莫名地愤怒起来,她昂起头露出天鹅一般的颈项,盯着眼前这个容颜姣美的俊逸少年道,“其实,看到你的笑的这么很开心,我也很舒服。真的,你笑得像个摇篮里的婴儿,天真无邪、仿佛是大自然一样的纯净……可是,为什么你会突然道歉呢?”